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烽烟迷城,乱世骄阳聂骄阳蒋克城 > 第155章 秘密披露 因爱成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直站在他身旁一声不吭的骄阳听了这话,拧眉看向蒋克城。

  “什么意思?”骄阳眼神迷茫地看了看蒋克城,又看了看李紫唯。

  “哈、哈、哈……你不知道吧!蒋克城刚开始认识的时候都是处心积虑的,包括跟你在树洞里欢好,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李紫唯的话没说完,蒋克城就一个耳光扇在了她的脸上,“住嘴。”

  李紫唯手捂住了脸,泪光不受控制地不断地垂下,又继续说道,“聂骄阳,你不知道吧!其实你早就被蒋以德和蒋克城两父子给盯上了。蒋克城接近你,就是为了你手中的那把千迷扇,为了得到墨灵宝藏,他甘愿这样勾引你。”

  “别说了……”蒋克城的怒吼并没有让李紫唯退缩。

  她紧接着又说道,“后面他们又知道了你的身份,还有你和范戈逊的关系,就连环计中计,让你泥足深陷,对蒋克城无法自拔。”

  骄阳难以置信地看向蒋克城,仿佛在问,“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对上蒋克城空洞的眼神,骄阳心如刀割。

  “你还想知道细节吗?他们……”李紫唯步步紧逼,非要把这对于骄阳来说残忍的事情血淋淋地呈现在她面前。

  骄阳捂住了耳朵,“别说了,我不想听。”边说边往外跑。

  蒋克城正要追上去,却被李紫唯拦住了,“我早料到你在铲除了李松念之后会抛弃我,所以,我早有准备。”

  李紫唯边说,边从口袋中取出一封信递给蒋克城。

  蒋克城打开一看,是前些年他和李松念合作的一些书信来往。现在李松念被国民政府审判了,牵一发动全身,牵出来了很多与他有瓜葛的肮脏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爆出蒋克城之前与李松念也有勾结,那样就相当与给大总统很好的借口来把蒋克城也连根拔起。

  蒋克城深知这个道理,也绝不会给大总统这个机会。

  “蒋克城,我手上有许多你和李松念勾结的书信来往。如果我把这些信都呈给大总统,你觉得你还能坐稳豫军统帅这个位置吗?”

  蒋克城死死地瞪着李紫唯,声音低沉地说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承诺,终身不娶聂骄阳。你蒋克城夫人的位置永远都只能是我的。”李紫唯自信满满地说道。

  蒋克城淡漠地看着她,一瞬间,蒋克城的手钳住了她的脖子,让她透不过气来。

  “你不怕我把你给杀了,就不用遵守承诺了。”此时的蒋克城如地狱使者来到人家索命。

  李紫唯呼吸困难,涨红了脸,艰难地说道,“你杀了我容易。可这些信我都给了信得过的人保管,如果我十天之内不跟他联系,他就会把这些书信都送到大总统的桌面上。我说得出做得到。”

  蒋克城的手依旧没有要松开的迹象,李紫唯既绝望又漠然地一笑,“蒋克城,你不信?”

  蒋克城在她的眼中读出了决绝与狠辣,她已经不是当年与他青梅竹马的那个沈玉蓉了。他缓缓地松开了手,一挥衣袖,离开了房间。

  李紫唯咳了几声后,冲着蒋克城的背影,说道,“你始终还是属于我,你逃不掉的。”然后哈哈大笑,她笑中带泪。她笑着笑着便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蒋克城离开了办公室,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骄阳的房前。

  他能隐隐约约地听到骄阳在里面哭泣的声音,几度徘徊在他的房门前,始终不敢敲门进去。

  他想解释,可他又能解释什么?李紫唯说的都是实话,他无从辩解。

  明明知道,迟早有一天,她会什么都知道,可还是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认识骄阳以后,蒋克城总有这种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感觉。

  骄阳足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她踏出房门的时,已然憔悴了很多,瘦了一圈。

  蒋克城远远地伏在后面的廊柱下,看着她。此刻他的心无比地痛,很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骄阳。”熟悉地叫声,不禁让骄阳扭头看去。

  原来是顾千寻,蒋克城特地派人请她过来陪陪骄阳。

  骄阳看着千寻的那刹那,整个人都放松了所以的戒备,伏在她的肩上嚎啕大哭,嘴里含糊地说道,“他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

  千寻听得稀里糊涂的,“谁是骗子?”

  正在此时,李紫唯走了过来,“哦?原来千寻小姐也过来啦?我要找你,聂骄阳。”

  骄阳听到是李紫唯的声音,擦了擦眼泪,直起身子转头看向李紫唯,眼神空洞。

  两人之间片刻的对视,李紫唯先开了口,“骄阳,知道这些事实确实让你很难接受。但我觉得越早知道,对你越好。也好尽快抽身,别像我……越陷越深。”

  骄阳看她的眼神依旧是空洞无法聚焦,抿着嘴,强忍着泪水,假装坚强。

  李紫唯无奈地看着她,从口袋里抽出一根流苏发簪,对骄阳说道,“你以为现在蒋克城爱的是你对吗?你不知道的是,他曾经也与我山盟海誓。很多年前,我就差点嫁给了他。”

  然后她把流苏发簪递给了骄阳,“这就是我和蒋克城曾经相爱的证据。这是他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送我的。他当时还跟我,愿与我永结连理,白头偕老的。”

  骄阳强忍着沁在眼眶的泪水,可还是没有出息地滚落下来。

  “他有跟你说过这话吗?他只不过是跟你逢场作戏而已,而且答应我,终身不会娶你,即便是当妾都不行。蒋克城夫人的位置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

  李紫唯边说边弓着身子,把脸凑在骄阳的面前,说道,“这你应该能明白吧!”

  “哼”骄阳此时不怒反笑,说道,“沈玉蓉,你一直在强调蒋克城对我只是逢场作戏的同时,你只能靠顶着别人的脸还有别人的身份才能勉强留在蒋克城身边。不知谁更可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