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 091【赵老爷救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当当当!!!”

  “嘿咗!嘿咗!嘿咗!”

  牛岭之下,锤击和号子声此起彼伏。

  一共十余人,正在凿磨石料,并抬到河边堆放。等对岸的乱石滩平整出来,采获的石料就会装船运过去。

  这些石匠,都是半业余的。

  一个小镇,哪有恁多专业活可干?

  他们平时都以种田为生,做石匠纯属兼职赚外快。

  即便是业余石匠,也相对孔武有力,不似普通佃户那么好欺负。

  因此,黄老爷特别开恩,只要他们进山采石,每人每天给十文工钱,而且提供一顿干饭、一顿稀饭。

  “开饭了,开饭了!”工头叫喊道。

  开饭时间,每天上午十点左右,每天下午四点左右。一天只吃两顿饭,这在偏远乡村是惯例,可不比铅山那边吃三顿。

  十多个石匠坐在一起,端起饭碗顿时就炸了。

  一个叫黄顺的石匠吼道:“不是说五天见一次肉吗?怎全是咸菜!”

  工头冷笑:“有干饭吃就不错了,贱皮子还想吃肉?”

  上次在客栈闹了一回,黄遵德也有些害怕。不是怕佃户们造反,而是怕佃户们又闹事,耽误赵相公的工期不说,还在赵相公那里落了面子。

  于是,平整石滩的佃户,每家只出一人做工,其余家人可以去忙碌春耕。

  而进山采石、伐木的工人,不但拥有普通佃户的待遇,并且每隔五天就能吃一次肉。

  命令下达的第一天,大家果然见着肉了,虽然分量非常稀少。

  此时正好是第六天,本来该吃肉的,却连一点油腥也没,竟然让他们吃咸菜!

  黄老爷说吃肉就吃肉?

  负责后勤伙食的家奴,负责监督的工头,他们不趁机捞钱的吗?

  层层克扣,只剩咸菜。

  石匠们一边吃着糙米饭,一边啃着咸菜,脸上全是愤怒。

  进山采石是重活,一顿干的,一顿稀的,还只能啃咸菜,哪能吃得饱啊?等于每天饿着肚子干活。

  而且,他们都是家里的壮劳力,缺了他们肯定耽误春耕。

  “幺叔,你听说了吗?外地来的赵老爷,每天可不止给十文工钱。”一个石匠低声说。

  幺叔叫黄幺,辈分挺大,其实也就二十多岁。

  黄幺是见过世面的,每年被派去县城押粮,就是把村里的田赋押送去县衙。有一年,他还被知县留下,帮着修了半年的城墙。

  就这半年,工钱没赚到几个,家中的亲爹却饿死了,亲娘为了节省粮食选择上吊。

  黄幺问道:“赵老爷给的多少工钱?”

  那个石匠说:“赵老爷给了一千两银子,八百两买乱石滩,黄老爷负责把河滩平整出来。另外二百里,都是给采石匠和伐木工的工钱,赵老爷买石料、木料的钱另算。”

  石匠们顿时惊到了,赵老爷可真有钱啊!

  一个石匠说:“咱们采石的,还有那些砍树的,只工钱就给了二百两?”

  “可不是?”之前那石匠说,“赵老爷当初定的工钱,采石匠一天80文,伐木工一天60文,乱石滩那边一天50文。现在可好,咱们采石的一天就10文,砍树的一天5文,乱石滩那边连工钱都没有!”

  另一个石匠则说:“我也听人讲了,赵老爷没有催工期,劝黄老爷春耕完了再开工。”

  “那黄老爷急什么?”

  “急着拿银子啊。这货仓还没开建呢,赵老爷就拿了一千两出来。剩下的钱,不得有好几千两?”

  “狗入的黄扒皮!”

  “这赵老爷真是好人,听说被打伤的佃户,他连夜去送钱赔礼。他一个外地来的,哪敢欺负咱们本地人?都是黄老爷在使坏!”

  “唉,莫说了,这都是命。咱们天生的贱命!”

  “……”

  饭还没吃完,工头又开始催了,众人只能囫囵往嘴里刨。

  下午时分,突然一块石头滚落,有个石匠避之不及,小腿胫骨给压断了。

  对于采石场而言,这是很常见的工伤。

  工头不慌不忙,只让黄幺把伤者背到河边,等船开过来再送伤者回家。

  其余石匠,继续做工。

  等船的时候,黄幺问道:“李四受伤了,汤药费怎算?”

  工头反问:“他自己受的伤,自己出汤药费,关黄老爷什么事?”

  黄幺不再说话,只紧握着拳头。

  ……

  客栈。

  黄遵德连称呼都变了,愤怒质问道:“赵老弟,你为何半夜去赔礼,还胡说定好了工钱?”

  赵瀚一脸迷糊:“什么工钱?本公子没提工钱啊。”

  “那你有没有半夜给佃户赔礼?”黄遵德问道。

  “有啊,”赵瀚解释说,“我一个外地人,以后还要在黄家镇做生意,可不能把那些佃户都得罪了。家父常说,做生意和气生财,把人打伤了还有甚和气?今后把货仓建起来,要是本地人三天两头闹事,我赵家的生意还怎么做?”

  黄遵德勉强信了,痛心疾首道:“你糊涂啊。几个贱皮子怕甚?敢闹事就打!”

  赵瀚冷笑:“你黄老爷当然敢打,我一个外地人哪敢?把本地百姓得罪狠了,半夜烧光我的货仓,我怕是哭都不哭出来,甚至都查不出是谁干的。”

  黄遵德无法反驳。

  赵瀚又说:“黄兄啊,你没出远门做过生意,你不知道这里头有多难。我为啥给你那么多银子?不就是想交好本地士绅吗?你真以为我是冤大头败家子啊?”

  “赵老弟说笑了,我又没坑你银子,哪来的什么冤大头。”黄遵德有些尴尬,接受了这个说法。

  赵瀚继续说道:“我赵家在泉州也有货仓,就是因为得罪了泉州地痞,几万两的货物一把火烧个精光。”

  黄遵德听着都肉疼,几万两的货被烧没了。

  赵瀚叹息道:“黄兄你白天打人,小弟我晚上送钱,我这容易吗?三更半夜的,搂着丫鬟睡觉不好?”

  黄遵德疑惑道:“真没提工钱的事?”

  “我提工钱干嘛?吃饱了撑的。”赵瀚郁闷道。

  黄遵德告辞离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怎么也想不明白。

  就算赵瀚暗中煽动佃户,那也该有所图谋啊。

  可赵瀚一千两银子都给了,煽动佃户能图些什么?无利可图啊!

  左思右想,黄遵德还是选择相信,因为赵瀚没理由扯什么工钱。

  肯定是佃户耽误春耕,心怀怨恨之下,有人故意在造谣!

  黄遵德回家之后,立即多派家奴做监工。就连进食,工人都不准坐到一起,必须隔离三步以上开饭。

  这银子,黄遵德一人吃不下。

  征地涉及了三个大户,都是黄家分出去的族人。那天出动上百家奴,也是三家一起凑数,黄遵德自己只能出六十多个。

  黄老爷家里,算上丫鬟和烧饭婆子,家奴人数也才勉强过百。

  ……

  河滩开工第八天。

  怨怒情绪已经达到临界点,由于工地不准私自交流,可以用道路以目来形容。

  而且,乱石滩的工人待遇,变得愈发差劲。

  监工多了几个,克扣分润的也变多,每天提供的稀饭犹如清水。工人们根本吃不饱,晚上回到家里,还得自己煮饭加餐。

  “轰!”

  一个抬碎石的佃户,突然晕倒在地。

  “怎又晕了?”工头皱眉道。

  另一个监工说:“怕是在偷懒。”

  工头被逗笑了:“偷个屁懒,你每天吃那么点,天天做重活也得晕。”

  几个监工都在发笑,盼着多累死几个才好。

  这些佃户都是家中壮劳力,一旦他们在工地累死,今年肯定交不起租子。

  监工们都是黄老爷心腹,可以撺掇主人夺佃,转给自己的家人耕种。全镇就那么点土地,佃户死得越多,空出来的耕地也就越多。

  累晕的佃户,被抬到旁边躺了一阵。

  刚刚醒来,正打算喝水,就被监工一鞭子抽去:“还在偷懒,快去干活!“

  就是要打,就是要催,累死了最好。

  此人佃耕的水田,有一块的收成还不错。将这人累死了,今年就等着欠租吧,再趁机撺掇一番,明年肯定被夺佃。

  环境险恶,同类死了,可分而食之!

  做工的众人停下活计,纷纷怒视监工,却又不敢动手造反。

  “看什么看?讨打!”工头大喝。

  积攒的怒火,又生生压下,众人只能埋头干活。

  突然,赵瀚带着小红、小翠,慢悠悠往工地走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客栈伙计。

  工头连忙迎上,点头哈腰说:“赵相公,您怎来了?”

  赵瀚笑道:“我来看看进度。”

  工头拍胸脯说:“赵相公放心,保证干得快,谁敢不听话,往死里抽他!”

  监工们纷纷附和。

  赵瀚朗声劝道:“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不要打人为好。我是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你们把人打坏了,还有什么和气?大家都恨我呢。”

  附近许多佃户都听到了,觉得赵老爷是个讲理的,反而是本镇黄老爷坏得很。

  赵瀚让两个客栈伙计,把挑来的木桶放下,大声喊道:“乡亲们都过来。你们做工辛苦,我准备了一点茶水,算是犒劳诸位。”

  工头也不敢阻拦,连忙奉承道:“赵相公真是仁义。”说着,又朝众人吼道,“还不快滚过来吃茶!”

  佃户们纷纷围拢,取碗等着喝茶。

  赵瀚面带和煦微笑,关切慰问:“大家过得还好吧?放心,你们给我做工,保证不让你们吃亏。”

  众人面面相觑。

  突然,一个佃户跪下痛哭:“赵老爷救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