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万法之主 > 第六十七章 乳虎啸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寂静的大厅,景王李玄丙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不禁大声道:“无故旷工,丝毫不解释,说话没有分寸,顶撞上司,桀骜不驯!”

  “唐蕴芳,这就是你的属下,你最重视的亲信。”

  “青州灵玄司吃这么大的亏,和你脱不了干系。”

  唐蕴芳深深吸了口气,沉着脸没有反驳。

  李玄丙瞥了她一眼,才道:“还说什么没有人比他了解古法石板,真是无知无畏,他才几岁?本王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镇守边疆了。”

  唐蕴芳道:“景王殿下天资卓绝,灵武国无人不知,只是易寒也并非一无是处,相反他是一个另类的天才。”

  李玄丙冷笑道:“刚才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武道第二境,在青州还算尚可,但远远及不上天才的标准。”

  唐蕴芳叹道:“所以我说另类,他武力虽不出众,但对丹道、阵道研究颇深,也了解各类秘辛,同时精通丹道、阵道。”

  “关于古法石板的信息,我们了解不多,全靠他补充了许多关键的信息。”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对,古法石板这件事,没他不行。”

  李玄丙眉头一掀,当即大声道:“胡说八道!在这个大厅里,有我灵武国近半的精锐强者,更有本王亲自坐镇,还比不上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黄口小儿?”

  “此事本王会负责,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听命行事。”

  唐蕴芳闻言,只有无奈,摇头叹息。

  而此刻,易寒走在大街上,也是眉头紧皱。

  寻找古法石板的最关键,在于灵玄司的信息,如今李玄丙坐镇青州,直接导致自己被排除局外,变成了无头苍蝇。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棘手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刚想到这里,易寒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瞳孔紧缩,缓缓转身。

  他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大声道:“出来吧,跟我很久了。”

  四周行人看向他,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而七八丈之外,一个短发男人却是眉头一皱,目光和易寒对视。

  他大步走到易寒跟前来,眯眼道:“修为不高,却如此敏锐,竟然能发现我。”

  易寒道:“阁下是谁?跟踪一个灵玄司旗官,意欲何为?”

  短发男的手突然搭在易寒的肩膀上,动作快到看不清,易寒刚要反应,便觉一股强大的灵气压制而来,令他使不出一丝力量。

  “要记住,你现在已经不是灵玄司的人了。”

  短发男的手慢慢用力,同时继续说道:“冒犯王爷,你以为会有什么好下场?哪怕王爷不至于和你这种人物计较,但刘侍卫吩咐了,给你一点教训。”

  易寒的肩骨发出清脆的响声,剧痛传来,他面色没有任何变化。

  他的目光锁定眼前这个男人,淡淡道:“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出手而不需要付出代价,只是早晚的事。”

  “呵...”

  短发男不禁笑道:“一个小屁孩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告诉你,安心滚回去当你的老百姓,否则下次我出手,就直接废了你的修为。”

  “别以为我没调查过你,你屁都不是,而且你爹易敛,当年还是个刺儿头,害得刘侍卫的亲舅舅入狱,不找你算账已经够意思了。”

  易寒瞳孔一阵紧缩,随即道:“我说他怎么对我这么上心,还专门派你出来找麻烦,原来除了新仇,还有旧怨啊。”

  短发男脸色有些古怪,他确定自己已经捏碎了这个年轻人的肩骨,这种疼痛怎么可能面不改色?

  他重重哼了一声,道:“好自为之,否则后果你很清楚。”

  说完话,他直接转头就走。

  易寒看着他的背影,脸色越来越冷漠,眼中的杀意也渐渐显露了出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吸了口气,道:“看来当年的冤案,也要浮出水面了。”

  另一个淡漠的声音从他身旁传来:“所以你为什么没有还手?”

  不知何时,方玄衣已经到了。

  易寒沉默了片刻,才道:“会有机会的,但不是现在。”

  方玄衣道:“所以你这半个月到底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几次。”

  易寒想了想,道:“我师父找我了,跟着他又学了半个月本事。”

  说话的同时,他才显露了一点点气息。

  方玄衣脸色微变,不禁沉声道:“武道第三境融脉髓,好快的修炼速度,你师尊真是个神人,我真想知道他的名号。”

  易寒缓缓笑道:“知道他名号的人太少了,但你可以称他为...万法之主。”

  方玄衣一步跨出,直接来到易寒跟前。

  她目光都变得雪亮了起来,寒声道:“青州灵玄司一战,双方皆惨白,原因就是有一个自称法主的神秘人突然出现,一个眼神重伤唐蕴芳,并在几十个呼吸之间,便收服了禅劫佛砂。”

  “同时,半月之前,此人在城外百里山巅,令禅劫佛砂觉醒,凝成了佛老金身,据说邪龙命骑士曲烟妃都是他的信徒。”

  易寒笑道:“没错,是他,他来青州了,并将禅劫佛砂给了我。”

  方玄衣看了他很久,才道:“怪不得我看不透你的气息,还以为你是武道第二境,原来是神器护体。”

  说到这里,她一把抓住易寒的手,道:“若你师尊肯出手,必然能救下我姐姐,南楚国那三大命骑士,在他眼里就是蝼蚁。”

  “别说他亲自出手,就算派出曲烟妃,都足够成事了。”

  易寒道:“曲烟妃实力强大,的确可以挡住三大命骑士,但你别忘了,那是一尊古老的神殿,又神灵的力量。”

  说到这里,易寒低头叹了口气,道:“师尊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次见面,我跟他提过此事。”

  方玄衣连忙道:“他怎么说?”

  易寒道:“师尊说,万事都要靠自己,否则永远长不大。”

  说到这里,易寒看向方玄衣,郑重道:“他还说,你有本事去救,不需要靠别人。”

  方玄衣攥紧了拳头,道:“我未至宗师,不是三大命骑士的对手。”

  易寒道:“只是现在而已,一个月后呢?半年后呢?一年后呢?你不会止步不前的。”

  方玄衣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点头。

  她知道此事无法强求,只能暂时冷静,淡淡道:“天地楼不安分了,你最好去神易玄宫看看。”

  “我正要处理这件事,和天地楼的角逐该有个结果了,这样我才能专心处理古法石板的事。”

  “当然,无论是天地楼还是古法石板,都应该在近期有个结果,人生的轨迹应该朝前,而不该停滞。”

  他耸了耸肩膀,灵气涌动之间,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似乎在强行续接。

  这种痛楚必然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但易寒甚至连走路的姿势都没有任何异样。

  看着他的背影,方玄衣沉默了很久,才喃喃道:“乳虎啸谷,百兽震惶,真想看看你能做什么。”

  ......

  辛妙娑双手拿着糖葫芦,一边舔一口,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四周的行人呆呆看着他,一个个都像是入了神。

  这在意料之中,毕竟辛妙娑的容颜实在美得不像话,她就像是谪仙女下凡,又像是从森林中走出的精灵,这对于普通百姓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

  “神易玄宫最近生意很火爆,据说已经压了天地楼一头了,还开了好多分店啊。”

  她眯着眼笑道:“现在的青州,已经有大半的商盐生意是神易玄宫在做了,天地楼估计第一次吃瘪。”

  易寒道:“当胜利成为一种习惯,就很难再接受失败,天地楼有它的规则,恐怕已经快到忍无可忍的程度了。”

  两人来到神易玄宫,萧三看到易寒,差点没忍住哭出声。

  他连忙将两人迎了进去,屏退左右之后,当即大声道:“我的易大哥哎,您总算是出现了,到哪儿去了啊,这段时间急死我了。”

  易寒道:“店铺收购方面,怎么样了?”

  萧三苦笑道:“已经停滞五天了,第一是盐快卖光了,第二是钱快花光了,第三是天地楼给的压力太大了,我们不敢继续进攻了。”

  易寒皱眉道:“商盐中转站那边,去了吗?”

  “去了,那边现在也困难,由于水上盐路中断,运输成本提高,他们的价格也很高,卖不出去盐。”

  “我倒是想买,没钱啊,穷疯了都。”

  易寒想了想,才道:“没有去钱庄抵押借贷?”

  萧三摊手道:“跑了七八趟了,人家显然是和天地楼传同一条裤子的,见都不见我啊。”

  “正是因为知道我们快没钱了,天地楼才没真正动手,但这几天神易玄宫四周多了很多陌生面孔,我感受得到他们的强大。”

  “一个不慎,他们恐怕就要杀进来。”

  易寒微微眯眼,道:“今天开始,全面收购青州所有即将倒闭的商盐店铺,一个也别给天地楼留下。”

  “同时,向商盐中转站那边,订购五百万玉晶的食盐,签署合约,垄断他们未来十年的所有商盐。”

  萧三倒吸了一口凉气,喃喃道:“那这需要多少钱啊?而且这么做的话,就是彻底没得谈了,天地楼要杀人了。”

  易寒眼中杀意毕露,道:“我也想杀人了,该和他们有个了断了。”

  辛妙娑不禁惊道:“易寒你冷静啊,那是天地楼啊,一旦派出杀手,你们挡不住的,我恐怕也不方便帮你,毕竟我是物藏森林的人。”

  易寒道:“不需要你出手,我们和天地楼一战,已经无可避免了。”

  萧三道:“老大,可是钱呢?钱怎么解决?”

  易寒笑了笑,缓缓看向辛妙娑。

  辛妙娑一瞪眼,下意识退后两步,捂住了手上的储物戒。

  易寒轻轻道:“物藏森林是天下最富有的地方之一,怎么会缺钱呢。”

  辛妙娑道:“不可能,这是我的钱!”

  易寒道:“第一,只是借而已,会定期归还。第二,你要帮我尽快处理此事,我才有精力专注于古法石板。”

  辛妙娑气得大声喊道:“你又拿这个骗我,我被你偏好多次了!”

  易寒淡淡道:“同时,我可以把神罗帝庭的神器血龙战戟借给你三天,让你可以好好研究其中的大道。”

  “你应该很清楚,神罗帝庭的开国太祖帝君,是象道造化之神,他留下的道,你不想感悟吗?”

  辛妙娑眼睛顿时发亮,急忙拉住易寒的手,大声道:“我要我要,多少钱都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