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第434章【脸可以不要,但“刀惹”不能不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跨国收购如此大的标的,企业一般都是自有资金、定向增发新股向市场融资、向银行申请跨境并购贷款亦或者发行债券来搞钱,方式其实比较多的。

  如果被收购公司的现金流比较好,还可以从银行借款,用公司的股份作为担保和质押,只要能覆盖银行的利息和本金就可以,然后逐年还清,这是很多跨国收购操作的常用套路了。

  陆鸣做天启锂业的质权人,这么庞大的资金最大的风险保障还是看重这家公司家里有矿,最重要的是未来两三年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会暴涨。

  蒋老板还是有点实力的,把一度濒临破产的天启锂业从泥坑里拖了出来,当年还跟全球四大锂业之一的洛克伍德刚正面,争夺泰利森,最后在众多友商的帮助下成功的击败了洛克伍德完成了对泰利森的收购。

  具体操作是天启锂业在2014年斥资50亿美元完成了对澳洲泰利森锂业公司的母公司文菲尔德51%的权益并购,从而实现了间接控股泰利森锂业。

  这一举动堪称改写了世界锂业的格局,泰利森拥有全球最大且禀赋最好的矿石锂资源矿,占全球锂矿资源大约31%的市场份额,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拥有者及其提供商,国内市场80%的锂精矿均由泰利森锂业提供,包括天启锂业的锂辉石原料也是由泰利森提供的。

  此后,天启锂业还出手并购西zang矿业持有的扎布耶锂业20%的股权,共同开发扎布耶盐湖锂资源,又并购了银何锂业百分之百的股权,取得全球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电池级碳酸锂生产基地。

  今年开始又兴起了对智立矿业化工SQM公司的部分股权收购计划,天启锂业这一系列的资本运作搞了这么多矿,陆鸣并不担心这笔买卖会亏本。

  最坏的局面就是还不了这笔钱,也就大不了到时候接手过来资产重组,囤个两年时间,到时候资产价格暴涨两倍是起步的。

  总裁办公室里,韩秋琳准备离开去安排这一工作的时候,陆鸣忽然叫住了她,补充道:“对了,你顺便通知下一齐维,让他分流一部分潜水资金开始筹备做空智立矿业化工SQM公司。”

  韩秋琳一听此话十分疑惑的回头看向陆鸣,后者笑道:“我想智立正府应该会要求该国的反垄断机构阻止天启锂业对智立矿业化工SQM公司股份潜在的收购,理由其实挺简单的,此项交易如果达成会让双方左右全球70%的锂市场,并让我国在取得战略资源方面获得不公平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天盛资本其实在智立矿业化工SQM公司身上已经挣到了一笔不菲的利润,那时候天盛资本还没有被大统领发布全球封杀令,而且才刚刚出海不久。

  在2016年初,天盛QDIE基金通过做多智立矿业化工,建仓价格是10美元左右,在今年初的时候为规避大统领的封杀一并清仓跑路,基本上完成了60美元逃顶,获得了接近5倍的投资回报,已经从这家公司身上挣走了接近10亿美元了。

  该公司现在的股价是45美元,总市值127亿美元左右,约合800亿元人民币。

  韩秋琳点头:“知道了。”

  接下来的一两年对智利矿业化工SQM公司而言并不友好,市值跌到50亿美元以下,陆鸣自然是要暗中推一把,不但多空双方都能吃到利润,也能间接给天启锂业并购该公司提供助力,到时候天启锂业这里也能继续再赚一笔。

  ……

  韩秋琳刚刚走了没多久,苏晓曼来到了陆鸣的办公室,“高盛的约翰·布雷恩跑过来了,刚刚他的助手来到了公司,说他已经抵达了宁州,目前在下榻酒店休息,想尽快和你见个面,他的助手就在公司等回复,你要答应约翰·布雷恩马上就过来。”

  “这货又一声不响的跑来了?”陆鸣不禁愣了一下,片刻后淡定的说道:“见,当然要见,不过先晾他一阵子再说。”

  “这么做会不会有点太……”苏晓曼听到他这话有些迟疑。

  陆鸣笑了笑云淡风轻的说:“你放心不会的,你还是不了解镁国人的性格,跟镁国人讲修养这个东西是没有用的,如果不是天盛资本实力足够的硬,他会大老远的又跑过来?脸面这个东西在华尔街是一文不值,他既然来了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苏晓曼:“好吧……”

  天盛综指屡创新高,虽然华尔街质疑,但这种质疑又找不到实质证据,实际上华尔街在背地里调查可没少做,像浑水公司这种做空机构,真的怀疑某家企业存在造假,那是真的会去反复实地调查找证据,因为美股可以被做空的。

  显然,华尔街实在是没有逮着天盛资本的把柄。

  ……

  被晾了两天的约翰·布雷恩并没有离开宁州,而是为了能见到陆鸣同期谈话真的等到了本周五,也就是今天。

  此刻,天盛资本总部的一间会客室里,陆鸣和约翰·布雷恩正面对面而坐。

  “布雷恩先生,你真的就一点也不生气?”陆鸣看着坐在对面的老外带着玩味的语气笑道,双方也算是老朋友了,这也不是第一次见面。

  听到这话的约翰·布雷恩满不在乎的摊手道:“不生气,这很好,用你们华国人的话这叫形势比人强,没办法,鳄鱼之间的生存就是这样的,换做是我起码得晾三天,陆先生已经很不错了。”

  陆鸣:“……”

  啊这…这话说的,反倒是把一哥给呛的语塞还不了口,是个高手。

  不得不说的是,镁国人尤其是华尔街是巨现实的一个地方,当你很牛笔的时候他可以把你舔到天上去,当你彩笔的时候打个电话过来就是不认识你,好了隔天你突然又牛笔大发了,他又跑过来舔的飞起,就像此刻的约翰·布雷恩,回头给你来一句:没办法,鳄鱼之间的生存就是这样的。

  脸面这个东西,能值几个美元?脸面可以不要,但是“刀惹”不能不挣。

  陆鸣翘起了二郎腿,看着对方直言道:“说吧老朋友,到底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约翰·布雷恩侧头听着他的随身翻译员讲的内容,陆鸣其实是精通一口流利的英语,但是不讲,所以他不需要翻译,要是在正式的谈判桌上更不会讲。

  不过约翰·布雷恩听不懂汉语,所以只能带翻译人员陪同了,还是那句话,形势比人强。

  末了,约翰·布雷恩看向陆鸣,也是开门见山说道:“陆先生,高盛希望能再次轻托贵公司机构管理一笔资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