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屑一郎:从柱灭开始重建苇名 > 第一百零六章 下弦的覆灭(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弦一郎看了一眼月亮的位置。

  不知不觉,距离天亮又近了一个小时。

  孤影众那边有忍犬带路,三人相当于甲级鬼杀队员的忍者分头起行动的话,应该差不多要把散落在藤席山各处的杂鱼鬼都抓起来了,他这边也没必要再继续拖下去。

  他轻轻挥动着手中的日轮刀,对着累说道:“其实,我对变成鬼这种生物,本来并没有什么抗拒的心思,凭空获得那么强的力量,也的确让人非常羡慕。”

  他说得并不是假话。

  有过一次不做人的经验的弦一郎,从一开始就很理解为什么有人会选择主动变成鬼。

  细节也许不同,但大部分人选择成为鬼的心路历程,和他服用变若渣不会有本质区别。无非就是,除了人这个身份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了。

  试想自己是一个被绑在木桩上,晒了三天太阳却滴水未进的囚犯,这时有一个人,突然递来一碗充满恶臭的脏水,凑到囚犯的嘴边。

  你喝还是不喝呢?

  在那种绝境之下,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拒绝,哪怕喝下这碗水之后会患上其他恶疾,也不如解决近在眼前的致命干渴那般重要。

  而鬼舞辻无惨,就是向绝望者提供这碗脏水的人,而且还会把脏水包装成琼浆玉液,仿佛那是什么了不得的赏赐……

  话说回来。

  累听到这里,眸子里的希冀和期待之色愈发浓郁。

  “这么说,你是打算答应我的建议吗?”

  累的声线都变得有些颤抖。

  从见到弦一郎的那一刻起,累就知道,这个和他(成为鬼时)年纪一般的人类少年非常与众不同,和寻常猎鬼人对待鬼的态度更是大相径庭。

  对方看向鬼的眼神,没有那种令他感到厌烦和无聊的狂怒与仇恨,而是和他自己、甚至那位大人一样,明显是在寻找这些鬼的利用价值(佛珠、战斗记忆、手下),想要从他们身上获得些什么。

  但累却并不觉得这种天性有什么不好。

  从弦一郎现身后,他所表现出的智慧、实力、潜力和狂妄,让累觉得对方与自己相性十分契合。

  如果让这样的人成为自己的家人,他宁可放弃那用恐惧来维系的羁绊,哪怕让弦一郎成为比他更强的鬼也无所谓。更何况并这样一来,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保护者也就有了。

  和那些弱到不行的鬼一起玩过家家游戏的日子,累真的已经有些腻歪了。

  然而弦一郎没有给他那个想要的答案。

  “不,在我看来,你们鬼的弱点,实在太多了。”

  弦一郎知道好几种不死的力量。

  龙胤,不死人,褪色者……

  他们每一个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却都要比鬼更加优越。

  “不能照射太阳,必须进食人类,这些还尚且可以忍受,毕竟力量总是伴随着代价。”

  “可一旦成为鬼,便会逐渐丢失为人记忆,甚至连身为人时的目标也被扭曲,成为一个专门为鬼舞辻无惨服务的奴隶。”

  “既然获得力量之后,一切都会与我想靠这份力量实现的目标背道而驰——”

  “那么这种充满缺陷的力量,不要也罢。”

  累呆愣了片刻,随即笑容更甚起来,“没有那些冠冕堂皇的是非观念,也没有那些苦大仇深的说辞,完全是以得失的角度来拒绝我的请求,简直不像是你这个年纪的小鬼能说出口的话……”

  他顿了顿。

  “弄得我反而越来越想得到你了。”

  他伸出双手,每根指头都发射出至少七八根纤细的蛛丝,迅捷无比地将那些因为搁置太久,马上就要恢复原样的杂鱼鬼,更快地缝合起来,顺便也缝住了他们的嘴巴。

  接着,十几只杂鱼鬼便普通提线木偶一般被拽到山谷的中心,将弦一郎包围在其中,一副要群起而攻之的架势。

  “……”

  这些鬼无法出声,但眼睛里尽是难以形容的惊恐。

  这个下弦之五可真不是东西啊。

  那个吞噬同类的下弦之二,还像烤肉一样串在金刚铁召雷上呢!

  这样能在五分钟内制服一个下弦小鬼,又哪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他们可是连血鬼术都不会的底层啊!

  这个出手狠辣的下弦之五,根本就是想把他们当成炮灰!

  即便以鬼的自尊心,也实在是无法接受被这样对待。

  弦一郎看着垂在这些杂鱼鬼头顶上微不可查的丝线,隐约能够猜到杀死累之后的奖励了。

  【傀儡术吗?】

  【可是只凭借数量,是没法拿下我的。】

  累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我知道你很强,但这些没用的家伙,只需要为我来争取片刻的时间就好,也算是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了吧。”

  【争取时间,他想做什么?】

  弦一郎作出防守的架势,眼神却紧紧盯着累不放。

  累从衣服里掏出一根成年男子食指大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大半瓶红色的晶莹液体,在月光下宛如流动的宝石一般梦幻。

  “这是那位大人赐给我的血液,我从没有自己喝过,因为我并不想显得太有用处,这个任务那个任务的到处奔波……”

  “但今天为了得到你,苇名弦一郎……”

  累用指甲轻轻一挑,将瓶口的塞子弹出去,眼睛却一刻不移地,贪婪地看着弦一郎,“我必须要保证在鸣女前辈到来之前战胜你才行,所以请原谅我,若是你想要公平一战,或者用我来磨练战斗技巧,我恐怕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不过,你放心好了,这珍贵的血液,我会给你留一点的。就算你受到了致命伤,它也能将你救活。”

  说完,他抬起头,便要将那些血液倒入口中。

  弦一郎眼睛微眯,立刻垫步前冲,做出一副要阻止累的样子!

  他明明可以发射手里剑,尝试将那小瓶子直接打碎,但却并没有这么做。

  一来,他不觉得累会没有防备。

  二来,那种没有被系统改造过的鬼王之血,他也想要!

  毕竟,那也是一份重要的实验材料!将之交给道策那家伙的话,说不定能获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如果发射手里剑,不小心将之打碎,那就无法达到目的了。

  至于累会被强化到多强,弦一郎根本不在乎,他还有一堆道具能够用来兜底!

  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临时加强啊小鬼!

  另一边,看到弦一郎不出所料地想要接近自己,累空出的那只手如同正在表演绝技的钢琴家一般快速翻飞起来,而那些被蛛丝操控的杂鱼鬼纷纷一拥而上!

  “风之呼吸·三之型·晴岚风树!”

  弦一郎扭转身体,刀锋从头顶开始螺旋向下,连续进行三次回旋,这些才刚刚被缝好的小鬼顿时又被切成几块,还有两只被直接削去了头颅,突然烟消云散。

  既然杀死普通鬼不会引起无惨的注意,那他就无所顾忌了。

  但很快,弦一郎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这些鬼就算被分割了身体,那些散开的躯干几乎立刻就会被蛛丝单独操纵着对他进行发起攻击!

  因此,诡异的场面出现了,一只鬼的双手明明袭击着他的胸口,但他被切开的下肢却在弦一郎的身后发动了回旋踢。

  也就是说,在累的蛛丝精细操纵之下,这些鬼并不是以个体为单位进行战斗的,他们的每一只手、每一条腿,都成了独立的进攻武器!

  【这家伙真是冷血的厉害啊。】

  弦一郎面色冷静,一左一右两把刀同时面对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将所有进攻都堪堪挡下,虽然看起来他一副从容不迫地样子,但实际上,在连绵不绝地骚扰中,他连使用剑型的机会都找不到。

  【必须优先直接砍下这些傀儡的头才行,否则那家伙用来攻击我的腿脚手掌只会原来越多。】

  可是,他才刚动起这个念头,一根沾染着血色的蛛丝从半空中荡下,将所有鬼的脑袋尽数切割下来,然后被当成垃圾一般丢在累的身后!

  而那些鬼残留的躯体,却仍然留在原地,在蛛丝的操纵下继续与弦一郎搏杀着。

  虽然没有脑袋看起来很奇怪……

  但累根本用不着他们的脑袋,那样反而会给弦一郎留下破局的机会。在累看来,在他的操控下,这些鬼反而能彻彻底底地发挥作用。

  看到眼前只剩下了这些鬼的躯体,弦一郎陷入了颇为艰难的局面——

  一旦将这些躯干切开,他们反而会变成更多被累单独操纵零件,弦一郎面临的攻击就会更加密集,总会有漏网之鱼对他造成伤害。

  所以一旦决定抵抗,那必须将这些躯干切成细小到无法被连接起来的碎片才行,但这样一来,累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争取到了更多强化自己的时间。

  这一刻,弦一郎也终于明白了鬼舞辻无惨为什么会欣赏这个小孩样貌的恶鬼了。

  这家伙的战斗智商,比之前遇到的那些鬼,何止高了一个层次!

  这种细微的操纵能力,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这样也好,刚好熟悉一下风之呼吸的各种剑型。】

  有了这个念头以后,弦一郎便开始连续使用粂野匡近教给他的剑型,那场面就像一只鸟在一串风铃之中灵活地舞蹈。

  随着他的舞蹈动作越来越标准,构成风铃的细小碎片也越来越多,青色剑气的覆盖范围也愈发宽阔。

  等弦一郎将这些鬼彻底切成无法对他产生威胁的肉块时,累已经彻底吸收了刚刚服用的血液。

  但就像他说的,他还留下了一个指节的量,打算用那些将弦一郎变成鬼。

  吸收了更多血液的累,背后突然出现了八个细小的隆起,接着血花飞溅之间,那些隆起像是异形一般从里面撑开,长出四条纤长狰狞的蜘蛛腿来,锯齿状的边缘锋利无比(唐三:?)。

  累对自己的新零件有些好奇,试探般挥动一条蜘蛛腿,猛然划过身下的岩石,后者顿时如同酥脆的饼干一般被分成两半,半米多长的横截面光滑无比。

  “真奇怪。”

  累并没有沉迷于新近获得的力量之中。

  他用长达两米的蛛腿撑起自己的身体,来到半空之中,自上而下地俯视着站在一地蠕动肉块中央的弦一郎。

  “你明明有其他的手段可以阻止我,但却放任我吸收了这些血液,甚至还当着我的面,熟悉起了鬼杀队的呼吸法来了。”

  “真不知道是你太过自信,还是说……”

  十几张巨大的网突然出现在山谷的各处,将弦一郎彻底封锁在这篇区域之中,那一张张网之间的空隙极其狭窄,恐怕连只麻雀也得不出去。

  “你也早已编好了一张针对我的网呢?”

  累话音刚落,便摊开双掌,如狂野的同乐队指挥一般,在自己的面前交叉划过。

  十根细丝交叠组成的蛛网,毫无预兆地朝着下方的弦一郎覆盖而来!

  那速度虽然不如佩狼的子弹,但也绝对不容小觑。

  【一口一个要把我变成鬼,上手就是这等杀招?】

  【你就不怕来不及给我灌血?】

  弦一郎默默吐槽着,但手上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

  “六之型·黑风岚烟!”

  虽然风之呼吸的这些剑型,弦一郎还没达有熟悉到将图标点亮的程度,但得力于之前和傀儡鬼们的交手,他已经能用的有模有样了。

  剑刃自下而上拉出一条淡青色的匹练,准确地朝着蛛丝交叉之处斩去,两者碰撞之时,蛛网那股柔韧又坚硬的抵抗顿时顺着刀身传递过来,但很快,那琴弦崩断一般声音传进了弦一郎的耳朵。

  锋利地刀片继续向上,但每斩断一组交叉的蛛丝,那股抵抗力便会更强一份。

  直到将五组蛛丝切割之后,刀势便到了阻碍,无法继续向上了。

  【蛛丝比之前硬了好几倍……】

  刀刃传来的触感不会骗人。

  弦一郎从蛛网破开的缺口中探出身子来,正打算发动一之型冲到累的身边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风声!

  一个红字出现在他的面前。

  “危!”

  这意味着即将到来的攻击,根本不可抵抗。

  就在这须臾之间,一片巨大的阴影遮住了弦一郎,他立刻本能般地趴在地上!

  下一刻,一颗汽车大小的巨大的石块,贴着他的发丝从头顶飞过。

  那是被累用蛛丝牵引过来的石块!一旦被击中,光凭重量也能将人砸成肉泥。

  “好快的反应速度。”

  累忍不住赞叹一声。

  石块既然没有砸到弦一郎,便继续朝着累的方向飞去。

  然而那四条蛛矛却如同幻影一般飞舞起来,将这块石头切割成十几块一米多长的锋利碎片。

  每一块碎片都被黏上了单独的蛛丝,在蛛丝的操控下,这些碎片顿时改变了原本的方向,调转势头,朝着刚刚起身的弦一郎飞射而去。

  与此同时,弦一郎的前后左右,各有一张锋利的网正挤压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