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重生穹顶之下 > 第331章 惹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桢竟然选择了与张天志一起下楼。

  通过聊天张天志终于知道,原来刘桢的祖父刘梁官至尚书令,那是很大的官了。只是后来家里没有出什么大才,这才让刘桢因去年的兵乱而躲到了许县。

  难怪他会到张天志的书肆里来过,许县就那么巴掌大,说不定就在街上遇到。

  与刘桢等人别过之后,张天志独自走路回了书肆。

  一路上,他是走路带风,因为一场文会,他赚大了。

  “这次文会的粉丝越来越多了。也有可能现场的这些人回家之后拿我吹牛。”

  第二天,陈轩竟然又来邀请他一起去参加武会。

  张天志本来想要拒绝,但想想去见见世面也好,于是便约好第二天同行。

  次日,张天志早在书肆门口等着陈轩,陈轩这次是坐了马车来的。

  “看看,这车怎么样?张兄,这可是司空赠我兄长的车驾!”陈轩指着这辆马车向张天志显摆。

  张天志也是的确羡慕,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他还没有坐过马车。

  “嗯,不错,可惜是借的。”

  陈轩搭着张天志肩膀道:“张天志,其实你要发财,不必如此艰难,你可以一步登天。自昨日之后,可不知几家丈人在打你的主意,只是那些带着女儿的丈人,还不清楚你的底细。

  依我看,今日开始,他们便会多方打听你的家底。我今早出来,便偶遇到好几位家里的管家,都是偶尔问到关于你的消息,诸如家庭出身,师从何人之类,其实谁不知道,哪里有这般多的偶遇。”

  张天志知道陈轩不是打趣,他说的应该是真的。他才看上去二十多岁,便已经有如此文学成就,特别是书法,看过的人都说好。

  但张天志却没有成家的想法,他只是想多赚点信仰之力。

  他还得回去。

  马车往城外缓缓行去,张天志却极不舒服。

  这马车也太颠簸了,轱辘是木头的,地面是石板的,出了城又是土路,时不时还磕到石头。

  看着陈轩像没事儿一样,张天志真想吐槽。

  “橡胶,橡胶从哪里来?好像东南亚有橡胶树,可以割胶。但这事没办法解决,太远了。”

  “我还是买一匹马来的实在。”

  经过小半个时辰的颠簸,前方远远看都了一片木栅,原来武会竟然选在一处军营。

  “云兄,且看前方,这是曹子丹的校尉营。云兄可知曹子丹的来历?”

  张天志哪里知道曹真的来历,只得摇头。他只知道曹真在曹丕驾崩后,与镇军大将军陈群、征东大将军曹休、抚军大将军司马懿四人受遗诏辅政。后来官拜大将军,成为大魏国武将之首。

  “其实在大将军起兵讨伐董卓时,曹子丹之父秦邵为大将军招募兵马,后为豫州牧黄琬所杀害,大将军哀曹子丹少孤,于是收养丧父的子丹。”

  “哦,原来如此。这曹校尉与陈兄熟吗?”

  “不熟,便只有一面之缘,在一次宴会见过。”

  张天志点头,陈轩也是个吃瓜群众而已,并不比自己了解多多少。

  陆陆续续有人进入校尉营,李素来了,刘桢没来。

  进入校尉营,张天志左顾右盼,这很新鲜,跟古装戏里可不同。

  古装戏里那些兵一个个像死鱼一样,双眼无神,这里的哨兵却个个站得笔直,手上的长戈杵在地上纹丝不动,一看就知道这曹真纪律严明。

  三人联袂进去,却几乎没见到昨日文会那些人了,仿佛除了自己三人,其他人都是粗鲁汉子。

  “看,那里是特意布置的演武场!”

  三人看去,只见用马庄圈了足球场那么大的一块地,南面只有一个高台,高台两侧有一排座位。

  “这位可是张先生当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张天志转头,却见此人生的眉骨突出,剑眉星目,方脸大耳,身高八尺。

  “在下张天志,请问这位是?”

  “真是张先生,陈兄说张先生今日过来,果真便来了,在下曹子丹,张先生称我子丹便是。对了,安民与子桓等待多时了,请三位这边请。”

  曹真虽是武将,一身铠甲,但却也懂得文人礼数,将张天志等人引往看台。

  到了看到,只见上首空着,像是等什么大人物,左首第一人,正是曹安民,第二位却是个十岁左右的半大小子。

  两位都起来与张天志三人见礼,礼毕,依次坐下。

  这小孩就是曹丕曹子桓。

  不等张天志多想,曹真那边又领了许多人过来,却全是些青年尉官级别,也没有见到一个历史上有名的人物。

  “也是,这么小一个武会,哪里有什么牛人,总不能典韦来吧。”

  想到这里,他也就转头跟陈轩嘀咕去了。

  便是这时,曹丕又插话道:“先生昨日文会,二句天志对可谓是让在下深为拜服,但昨日愚弟回来说了先生之前尚有兴汉五言,今日有此机会,还请先生教导。”

  张天志一愣,却想起文会前曹植的问题,自己随便做了回答,这曹丕的意思是他那傻弟弟回来说他说了五句话,但他小,不懂,我大一点,我懂,你告诉我具体咋操作呗。

  张天志又把昨天的五句话说了一遍:“第一,加强集权,抑制豪强。第二,用人唯才,不论出身。第三,兴修水利,屯田兴农。第四,招怀流民,检括户籍。第五,依法而治,普及汉律!”

  “何为加强集权,抑制豪强?”

  张天志见他求知欲如此强,便也不好意思敷衍,只得解释,结果曹丕一挥手,竟然有一个侍者上来,端了笔墨纸砚,在旁边开始记录起来。

  张天志只得正襟危坐的道:“加强集权便是加强朝廷对地方的管制和监督,抑制豪强便是抑制地方豪族崛起,以免其脱离掌控。”

  洋洋洒洒讲了一大堆,早有人送水上来,张天志刚喝一口缓缓,曹丕又道:“依法而治,普及汉律,此一策是否先生以为,要想救我大汉,需以法家为先?”

  “差不多!”张天志随口说道,其实也就是这样。

  但曹丕听了之后,却脸色连变,曹安民也是双目圆瞪。

  从来少说话的曹安民道:“张先生,此话可不能乱讲,左右,此一句省略。”

  张天志脱口而出道:“此话还有讲究?我心中所想而已,君子坦荡荡啊!写,没关系!”

  在张天志看来,法律不落实怎么行,但他没有想到,这可是道统之争,便是曹操,也只敢这么做,不敢这么说。

  世家大族可以颠覆他。

  但张天志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了这话,曹安民和曹丕就不跟他说话了。

  张天志虽说高中学过历史,知道独尊儒术,但他哪里知道会这么激烈。

  现在他还是小人物,别人大人物懒得理他,但他已经绝了自己士族的道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