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废话少说,拔刀吧 > 第85章 你抄了三品丹师的老巢?

第85章 你抄了三品丹师的老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百多年前的战争中,圣教见识到东土修真界百家争鸣的盛景,阵法、丹药、傀儡、魂术、蛊术、炼器……比起三百年前圣教修者近乎茹毛饮血的落后修行方式,昌盛太多。

  三百年后,圣教也逐渐恢复元气,依然对东土修真界念念不忘。

  掠夺人口、抢夺人才、争夺天材地宝……

  不少东土修真门派被圣教蛊惑,直接将宗门并入圣教。

  但更多的修真门派选择封山闭门,隐世不出。

  东土修真界的发展,几乎停滞了整整三百年。

  而圣教愈发壮大,隐隐有超越前代的势头。

  一百年前,圣教再次大举侵犯东土。

  这次在大罗皇族的率领下,东土修真界与圣教麾下的几个附属国征战近二十年,失去了整整两代男丁。

  最终以圣教内部分裂为东西两大圣教,东圣教在主教西门庆安的率领下,一众强者加入大罗阵营,才将战局扭转。

  而本就元气大伤的东土修真界再遭重创。

  若说三百年前引得谪仙人与一阶真神下场的旷世之战,是毁掉了东土修真界的丰硕成果。

  那八十年前的战争,则是断绝了东土修真界未来的生机。

  大罗举国上下,青壮男丁全部应征上战场,只剩老弱幼儿和女子留守故乡。

  惨烈的战争下,那些背井离乡的男人,绝大部分,再也没能回来。

  战争结束后的三十年间,大罗民间兴起了两两女子组建家庭的风潮。

  强壮者,耕田劳作;柔弱者,采桑织麻。

  严峻的人口问题,持续了三十年才得到缓解。

  这三十年间,大罗每年的出生人数不及死亡人数,人口连年递减。

  而修仙宗门也找不到适合修行的童男童女,不少生僻宗门因无人继承,而泯灭于岁月的长河中。

  这是修真界难以估量的损失。

  而墨台博士创立格物院,收罗各个领域的天才,为他们提供修行必须的资源,让他们自行研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很多修行法门都失传了,如艾幽蔚所修行的魂术一系,整个东土,修行魂术的人不过双手之数。

  墨台博士所能做的,也只是尽量让这些传承苟延残喘下去,以期许日后能发扬光大。

  因此,东土修真界与圣教之间的血仇根本无法化解。

  就算现在圣教已割裂为东、西两教,冯云属于东圣教一脉,他也不愿贸然在师兄师姐面前刷存在感。

  而李谦这一席话,令他心中无比触动。

  冯云将这份感动深埋于心,岔开话题道:“你与秋瑶相处可好?”

  李谦闻言,神采飞扬道:“自然是极好。”

  “秋瑶对我愈发眷恋,怡红院的鸨嬷嬷也将我奉为上宾,待我还清逍遥楼那一万两银子的赔偿,就攒银子给秋瑶赎身。”

  “等墨台博士出关后,禀明博士,将秋瑶接到无妄山来住。”

  “至于给秋瑶赎身的钱,一时半会拿不出来,但我想先将秋瑶带回无妄山。此事有些不合情理,届时还请冯师弟在鸨嬷嬷面前美言几句,在花街,哪家青楼都得给师弟你面子。”

  说到这里,李谦神色憧憬迷离,灿烂的朝霞照耀在他的脸庞,泛出红润的桃花之色。

  仿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已经在不远的未来向他招手。

  好家伙,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冯云沉吟片刻:“那秋瑶肚里的孩子?”

  “这个嘛,秋瑶身子骨弱,若是打胎,今后再难怀孕。她想生,那就生下来,我李谦养她娘俩便是。”

  “若是她心有芥蒂,执意拿掉孩子,我也绝无二话。若今后无法受孕,我便与她携手共老,仗剑走天涯,看遍世间芳华。”

  啧,这大概就是舔狗的最高境界了!

  “李师兄,你是个伟人!”

  冯云忍不住比出大拇指,给李谦点了个赞。

  在这讲究香火传承的年代,且不说娶一名风尘女子,光是没有诞下子嗣这一条,就足够亲戚朋友将其脊梁骨戳断。

  李谦这思想境界,堪称一股清流。

  之前听罗师姐说,李谦出自剑州的剑道世家,棠溪李氏,当代家主李阙,也是李谦的父亲,是剑州修真界的执牛耳者。

  李阙只因李谦手不能握剑,无法修行家传剑法,就将其狠心放弃。

  若是得知李谦与一名风尘女子生出情愫,私定终身,会不会从剑州杀过来,清理门户,以正门风?

  很有可能啊!

  想到这里,冯云已脑补出一场狗血伦理大戏,心中……还有点小期待。

  “小子,有人追来了。”

  识海中,珈兰预警道。

  “几个人?”

  “一个。”

  冯云稍稍松了口气,就一个人,李谦自己就能解决。

  虽然这厮在感情方面,是个舔狗弱鸡,但一身煊赫剑气极强,打起架来毫不含糊。

  更何况罗师姐也正朝他们赶来,会与他们在半途中汇合。

  只要三品强者不出,罗师姐就是三品以下无敌。

  但接下来珈兰一句话,令他的心沉入深渊中。

  “从气息判断,至少三品。”珈兰肃穆道。

  “谁?是西门庆安吗?”

  “不是他,他的气息我认得。”

  冯云呼出一口气,沉声道:“李师兄,再快点,有人追来。”

  “快不了,男人,不能太快!”

  李谦傲然道:“这话还是冯师弟告予我的,我深表认同,并引以为戒。”

  冯云:……

  他回头看去,一团乌黑的云烟朝他们掠来,速度极快。

  云团前段,是一名头发花白的干瘦老者,他眼窝深陷,目光锐利至极,咬牙切齿道:“大胆小贼,竟将老夫的宝库洗劫一空,今日休想走。”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隔着半里余远,犹如沉重的鼓点,在冯云和李谦耳畔炸开。

  不等冯云催促,李谦已然加速,耳畔呼啸而过的狂风愈加猛烈。

  “好家伙,冯师弟,你怎么招惹了这般老怪物?”李谦哭丧着脸道,声音被狂风吹散,有些不真切。

  冯云沉吟片刻:“他是一名三品丹师,我抄了他的老巢,端了他的全部药材收藏。”

  “你抄了三品丹师的老巢?”

  李谦一阵脚软,在飞剑上站立不稳,差点一头栽下去。

  “丹师应该只会炼丹吧?战力应该不强……”

  “谁给你说丹师战力不强?任何体系,只要修到三品以上,都是可以纵横天下的存在。”

  “三品丹师,世间罕有,无数强者都乐意奉礼结交。兴许他随便掏出一件法宝,就能将你我二人轰死。”

  李谦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催动飞剑。

  而他们身后那团乌云速度更快,离他们只有百米之遥。

  此时,早起劳作的京城百姓,目睹这无比惊人的一幕。

  一团乌云遮天蔽日,将半个京城遮蔽在阴霾中,与东方的朝霞平分天际。

  乌云之前,两个渺小的人影,即将被乌云吞噬。

  “老婆快出来看,有神仙耶!”

  “哪呢哪呢?”

  “天上呢!”

  “咦,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大早就能看到神仙打架。”

  吃瓜群众们仰头看戏,令这平平无奇的清晨,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