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仙道长青 > 第一百零五章思道坐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次去大周,耗费了大约五年功夫。

    因为五年在没有灵脉的地方修行,多少也拖累了二人的脚步。

    这五年中,他们的修为都没有更进一步。

    不过这五年在霍山,张志玄将更多的时间放在创造功法之上,金丹中期的功法已经考虑成熟。

    在推衍功法之上,他的天赋远超同侪,即使青禅有前世的记忆,在这一点上也远远不如。

    如今张志玄已经将纯阳宝典的功法推演到金丹五层,修炼自创的功法,他的修行速度才能追得上青禅的脚步。

    回到宗门之后,他马上将从洪道人手里得来的日记玉简刻录了一份给金老祖,这种金丹修士几百年的日记,对金老祖的修行也有很大的好处。

    此外,他还将玉简中摘录的三种傀儡的炼制方法,兑换给了宗门藏经阁,换取了价值六万灵石的善功。

    处理了这些杂事,张志玄正准备返回灵井山洞府,却被急匆匆赶来的张韵岚拉住。

    “十四叔公,我父亲怕是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看能不能拖延一段时间。”

    张志玄与青禅正准备走,却见张韵岚双目中饱含泪水,俊俏的小脸上满是哀愁。

    张韵岚虽然修为不低,年纪也超过了百岁,对人情世故也看的很通透。

    她的修为早已远超父亲张思道,在道途上也走到了张思道可望而不可及的前头,但是对父亲的依赖,却依然暗藏在她的心头。

    她少年时丧母,是父亲张思道一手一脚将她拉扯大,传授她道法,引领她走上修仙者之路。

    因为张志玄三位长辈的庇护,她们这一代修士道途上都比较顺利,只要灵根好资质足,基本上都能更进一步。

    虽然岚娘的神通已经不小,年纪也超过了百岁左右,但是论起狠辣果决,她们这一代人缺少磨炼,远不如他们的父辈,更比不上张家三紫府。

    最近百余年,张韵岚的兄长、侄儿都有一些过世,她并不是没有经历过丧失亲人的痛苦。

    但是直到张思道不行了,张韵岚才感觉到天要塌下来。这种情况,让她怎么也不愿意接受。

    张志玄算了算思道的年纪,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与青禅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思道的大限到了,通知家里人吧。”

    思道的年纪比张志玄小十二岁左右,现如今刚好一百九十岁,按照筑基期修士的寿元,善于养生的修士能坚持到四个甲子左右。

    可惜思道早年修炼艰苦,举止莽撞,误服一种研制失败的灵丹,严重的损伤了根本,就算后来张家的条件渐渐好转,也不过补回了十年寿元,在寿元上依旧比正常的筑基修士少五十年左右。

    思道虽然比张志玄小一辈,年龄上却是一代人,家里的这些筑基期修士,只有他与思泓、通槐三人,才勉强算张志玄早年管理家族的助手。

    他们修炼的时候,家里条件虽然好转,也要面对很多困难,要吃不少苦头。

    老族长当年,对他们也非常照顾。

    这三个资格最老的筑基期修士,与三位老祖的关系也更亲厚。

    思道、思泓都是能与三位老祖说得上话的家族修士,寻常的家族筑基,没有要紧的大事,根本不敢随随便便打扰他这位金丹期老祖清修。

    张志玄夫妇马上调转了脚步,急匆匆的赶往思道居住的洞府。

    思道的洞府是一座三阶上品灵脉,灵脉继承自他的师父陈宏远。

    自从岚娘开辟紫府后,陈家也跟着她沾光。

    一些血脉比较远的亲族也厚着脸皮混上来,依靠岚娘在宗门的影响力,在一些肥差上安插了人手。

    张志玄三人进入洞府后,发现思道的气色非常不好,看样子已经是油尽灯枯的时候。

    他的皮肤仿佛干枯的树皮,呼吸也非常急促。

    照顾他的是思道的一位孙儿,他的儿子都没有灵根,早在几十年前就先后病故了,就连孙子、重孙一辈,能活到现在的也仅剩下少数。

    思道的孙儿名叫张源佑,此人的灵根也还不错,是三灵根修士,现在年纪已经七十岁左右。

    可是为了培养灵根更好的岚娘开辟紫府,思道只能牺牲元祐的利益,在他筑基最紧要的关头没有帮扶,让他白白错过了筑基的时机。

    因为此事,这个孙儿最近几年与他有些心结,关系也比较疏远、不算亲厚。

    眼看思道不行了,才急匆匆赶来祖父的洞府。

    对思道早年的事情,他这些后代都不清楚,包括岚娘也是如此。

    早年她年岁小,思道没有告诉她此事,等到了最近几十年,为了避免岚娘的担忧,思道更不会告诉她自己寿元不足。

    就连思道具体的年纪,他家里的后辈,也根本不清楚。毕竟他们居住在青阳山离家族很远,也不可能去天台峰家族祠堂翻看族谱。

    见到了家里两位金丹期老祖,张源佑正要叫醒自己的祖父,却发现张志玄轻轻摇了摇头。

    “看样子,来不及等到寒烟了,思道的后事你们准备怎么办?是埋到宗门墓地,还是安葬在家族?”

    “一切依叔公做主。”思道性命垂危,岚娘已经有些六神无主,只能将后事拜托给张志玄。

    “还是送回家族墓地吧,思道的父母都是凡人,他最亲的修士除了你们姑侄,就是十七叔,就让他埋在自己的祖父身边吧!黄泉路上也有个照顾。”

    等张志玄赶来后,思道就陷入昏睡,一直没有醒来,到了傍晚,就悄无声息的走了,他走的动静极小,除了在场的张志玄夫妇,就连岚娘也不清楚。

    他走的相当突然,连一句遗言也没有来得及留。

    张志玄心里清楚,思道是有许多话想对众人说的,对自己、对寒烟、对岚娘、对源佑。

    可惜世事无常,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他终究什么话也没有留下来,就悄悄地走了。

    张志玄心情沉重的操办起了思道的丧事,将他的尸骨炼化,与妻子陈蔚澜的骨灰合葬在一起,准备迁到家族墓园,葬在十七叔张孟镰下首。

    陈蔚澜没有筑基成功,生下岚娘已经九十岁左右,在岚娘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为了纪念自己的妻子,思道没有按照家谱给岚娘起名,而是用了妻子的谐音。

    一般的修士,娶妻纳妾都是为了繁衍人口,或是为了发泄欲望,夫妻之间并没有太深的感情,包括张志玄、寒烟他们的父亲,活着的时候都是妻妾无数。

    而思道与陈蔚澜的感情却极其深厚,二人生养了七八个孩子,等陈蔚澜过世后,思道九十年来也没有另娶,不遗余力的给妻族帮助。并没有因为人走了,就对陈蔚澜一大家子不管不顾。

    如今这两个相亲相爱的夫妻,终于葬在了一起,也许思道的心里,并不害怕走黄泉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