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灵媒 > 115、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梵伽罗将手覆在那两颗可怕的眼珠上, 并用磁场牢牢将它们包裹, 然后蹲下.身,与衣襟前沾满鼻血的梁老平视, 认真询问:“所以,现在你们可以让我把它们带走了吧?”

    可以可以, 你赶紧把这玩意儿拿走!梁老的心里在疯狂呐喊,但嘴巴却只张了张,说不出话。因为他的确有他的苦衷, 他代表的不仅是文物局, 还有国家, 从这座宫殿里发掘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张废纸, 只要它拥有足够悠久的历史, 就必须被妥善地保存于此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将宫殿里的东西送出去。

    陆老苦着脸嗫嚅:“梵老师, 我们其实也做不了主, 上头有规定,我们要是擅自答应了就会触犯法律……”

    他的话被缓缓靠近的宋睿打断:“有一个电话需要你们接听一下。”

    梁老和陆老双双看向斯文儒雅的男人, 而对方的视线却缠绕在他们沾满鼻血的指尖上。他舒展的眉宇此时已慢慢拧紧, 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又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竟然显得十分痛苦。要知道,他即便在鬼眼的注视下也能保持淡定从容的姿态,又何曾在外人面前露出过难受的表情。到底是什么让他无法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手机里传出“喂喂喂”的说话声, 引得他脸色更差,但是,当他垂眸看向同样仰视自己且目露疑惑的俊美青年时,他又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包消毒纸巾,把手机层层包裹。

    “接电话吧,别把纸巾剥开。”宋睿的嗓音透着压抑,指尖不断上移,最终只捏着手机的两个角。

    梁老和陆老终于接收到了他显而易见的嫌弃,连忙把指尖的鼻血蹭在衣服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个手机。宋睿的洁癖其实并不针对物,只针对人,他厌恶一切肢体碰触,尤其是体.液的交换,那会让他恶心地想吐。

    但是这种洁癖在青年面前却不药而愈,他的防卫和攻击系统一到青年面前就会自动自发地转入休眠状态,即便对方能够轻易窥探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最可怕也最黑暗的欲念。

    梁老的指头在消毒纸巾上留下几个红色的印痕,宋睿只瞥了一眼就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有青年在,他的注意力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转移到对方身上,继而忘了所有愤怒和不适。

    青年也正仰头看他,目中满是疑惑,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一点点闪亮的期待。他似乎意识到了这通电话的来意。

    宋睿紧绷的面皮立刻就松缓了,嘴角绽开一抹浅笑:“放心,你可以把它们带走。”

    梵伽罗的眼睛果然比刚才明亮了一度,这细微的一度却直接把宋睿的心情拉入了另一个层次,一个没有喧嚣和欲念的层次,一个能听见歌声窥见光明的层次。

    宋睿又是一声低笑,继而揉了揉这个人毛茸茸的脑袋。青年就蹲在他面前,仰着头,露出漂亮的脸蛋,眨着明亮的双眼,单纯无害又清澈透明得像一个孩子。人人都觉得他神秘,可宋睿却只觉得他可爱。

    梵伽罗躲开了宋博士没玩没了的手,看向正在接电话的梁老,对方正连连点头说好,完了把手机交给陆老。陆老同样答应几声,慎重道:“好的,我们明白了,我们会把东西交给梵先生保管的。”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两位老人正准备把印满血指印的手机还给宋睿,却遭到了对方的断然拒绝:“你们把它扔了吧。”

    本就拘谨的笑容彻底凝固在二老脸上。这样说话也太不尊重人了吧?小伙子,如果我们再年轻三十岁,你是会被打的!

    梵伽罗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把层层包裹的手机接过来,剥掉最外层的印满血痕的消毒纸巾,弃置在一个专门装垃圾的塑料袋里;又用倒数第二层纸巾仔细擦拭自己的手;完了用倒数第三层和最里面那一层纸巾把这款造价十分昂贵的手机擦了又擦。

    之前还被他慎重对待的两颗眼珠竟被他随意摆放在地上,此时正滴溜溜地打转,一会儿看看他认真的侧脸,一会儿看看宋睿,目光十分垂涎。只可惜这两个人都是它们得不到的,于是只能把眼白转向天花板,把漆黑眼瞳对准紧贴的地面,自闭了。

    看见这一幕,殿内原本还僵硬凝滞的氛围竟奇迹般地缓和下来,鬼眼散发的恐怖威压也消散得一干二净,显出几分荒唐可笑。当众人还在犹豫要不要笑时,宋睿已蹲在梵伽罗身边低笑开了。他支着颐认真看他,嗓音温柔:“可以了,够干净了。”

    梵伽罗却只是瞥了他一眼,擦拭得越发仔细,边边角角条条缝缝都不曾放过。直到手机焕发出亮得刺目的光彩,他这才把它还回去,认真的语气像是在叮嘱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浪费不是一个好习惯。”

    “知道了,谨遵梵老师教诲。”宋睿毫无芥蒂地拿回手机,就仿佛之前那个百般嫌弃的人不是他一般。

    梁老和陆老终于露出一点笑容,摆手道:“梵老师,这东西你带走吧,我们没能力保存它们。”

    “谢谢,我会妥善保存的。还有什么镜头要拍吗?不拍的话我就带孩子回家了,太晚了,他明天还要上学。”梵伽罗捡起两颗眼珠,随意揣入衣兜。这场鬼眼咒杀事件就在他轻描淡写的告别语中结束了。

    “不拍了不拍了!走走走,回家!”宋温暖抹掉鼻头的鲜血,高声招呼众人。大家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竟如此狼狈,却又于心悸后怕中感到一点苍凉和悲怆,闾丘氏的仇恨像潮水一般拍击着他们的心墙,让他们久久无法释怀。

    “我就说嘛,闾丘氏被老鼠咬得全身都溃烂了,单凭自己的力量,她怎么可能从冷宫爬上翠屏山?她悄悄吊死在山上,她的诅咒又是怎么流传开的?这里面肯定有人在协助她!”众人边走边议论。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看上去好像是个太监,而且地位很高的样子。”

    梁老为众人解开疑惑:“那个人应该是自闵帝之后开始把持朝政三十七年之久的中常侍孙?,人称九千岁。闵帝死后,他推举孝敏后的儿子登基,也就是历史上最短命的三日皇帝宣帝,宣帝死后,他又支持闵帝的弟弟惠帝登基,惠帝曾亲口对旁人说:‘孙常侍待我如父如母。’由此可见他对皇帝的影响力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他亲手扶持的皇帝多达四个,而且个个都对他唯命是从,故而又被时人称为皇上皇。史料中没有记载他与闾丘氏的渊源,但由刚才的幻觉看来,他和闾丘氏肯定交情不浅。”

    宋温暖喟叹道:“何止是交情不浅,肯定是爱到极致了,要不然他能霍乱武朝三十多年?”

    陆老却有别的猜想:“爱可能有一点,但更多的还是权欲吧。即便是个太监,他的本质也是男人,男人都会对权力感兴趣。”

    “那可不一定,也有男人对权力不感兴趣,像你们,像我哥,大家的追求不一样……”

    众人一边走一边讨论,很快就离开了这座破败的宫殿,一大批安保人员和考古工作者正迅速赶至,把各个宫门严格看管起来。无论那诅咒还在不在,这座弃置千年的皇城都将受到最仔细的搜索和发掘。

    梵伽罗还未走近保姆车,许艺洋就从里面跳出来,噔噔地跑到他跟前,抱紧他的腰。似乎察觉到了大哥哥口袋里的东西,他踮起脚尖偷看,然后吓得连连倒退。

    看来没有人能够免疫鬼眼的威力,除了宋博士。

    “你刚才揉了我的脑袋。”梵伽罗转过身看向亦步亦趋跟随自己的俊美男人。

    “不可以吗?”宋睿笑着反问。

    “不是不可以,不过感觉有点奇怪。我平时揉他就是这么揉的。”梵伽罗指了指许艺洋,拧眉道:“你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孩。”

    “你本来也不大。”宋睿十分笃定这一点。

    梵伽罗默默盯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徐徐说道:“宋博士,今天的你让我刮目相看,毁灭自己的事,你没有再做吧?”

    宋睿反问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当然,如果世间失去了宋博士,那肯定会失去最独特的一抹色彩。”梵伽罗点了点头,真心实意地说道。

    宋睿的嘴角正不受控制地上扬。青年并不是一个天性浪漫的人,所以他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说的话究竟有多动人。不过没关系,宋睿会让他知道的,“我有没有做毁灭自己的事,你不想感应一下吗?”他伸出一只手臂,将青年困在保姆车和自己的胸膛之间,然后一点一点靠近。

    梵伽罗并未回避这种突如其来的靠近,甚至在宋睿的嘴唇快要碰触到自己的嘴唇时也未曾有丝毫的躲闪。他想知道男人究竟在干什么……

    宋睿在离青年只有寸许的时候停住了,他深深望进对方缀满星辰的眸子,然后把自己温热的额头贴上了对方微凉的额头,继而闭眼,把内心的那些奇异情感全都传导过去。

    许艺洋抬起头,懵里懵懂地看着脑门贴在一起的两个大人,暗暗忖道:这样子好奇怪啊!

    然而沉浸在真正意义上的情感交流的两个人却丝毫没察觉到这种碰触是多么古怪。他们双双闭着眼,噙着笑,谁都没说话,却又似乎能够彼此了解。有一瞬间,梵伽罗甚至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宋博士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感应得更清晰一些。

    “虽然很微弱,但我似乎听见了种子发芽的声音,那是什么?”他睁开眼,用闪亮的眸子专注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好奇。

    把脑门贴上去之前,宋睿根本不知道青年会听见什么,所以他挑挑眉,也露出惊讶的表情。种子发芽了,会是什么呢?他一边思忖一边摆手,只笑着说了一声再见便离开了,徒留梵伽罗满脸困惑地站在原地。

    浑身涂满药膏的何静莲从另一辆保姆车里探出头来,呢喃道:“我刚才好像听见圣歌了,是从宋博士那个方向传来的。圣歌你知道吗?就是人们在教堂里唱的那种歌,很空灵,很悦耳,是赞美天神的。”

    “得了吧,宋博士才不会唱什么圣歌呢。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硫磺和血液的气味,那是地狱里才会散发的气味,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阿火根本不相信少女的话,末了催促司机:“大哥,咱们能不能先出发,小莲还得赶去医院治疗。”

    司机一口答应下来,然后缓缓把车开走,何静莲却还伸着长长的脖子,遥望那满脸困惑的青年。他的眉头拧得很紧,似乎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背影在昏黄路灯的照耀下竟然显得十分单薄。

    “梵老师看上去有些可怜呢。”何静莲叹息道。

    “梵伽罗可怜?他那么刁,谁能让他可怜?”阿火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把脑袋伸了出去,果见梵伽罗神情愣怔地站在保姆车前,似乎被什么难解的谜题困住了。

    但是阿火的注意力却很快被匆匆跑出宫门的何母吸引了过去。她冲保姆车飞奔而来,口中大喊:“师傅等一等,我还没上车呢!我女儿在你车上,你等我一下!我还要带她去医院看病!”

    司机认识何母,下意识地减缓了速度。

    阿火似乎有话想说,却又顾忌身边少女的感受,最终把满肚子的怨言吞了下去。

    何静莲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声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跟我直说,我不会生气的。你不说,我难道就感应不出来了吗?”

    阿火这才喷火一般说道:“你都伤成这样了,你妈还把你丢在一边,跑去找宋导谈赔偿的事。我听见她在向宋导索要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一张口就是两百万,宋导说赔偿肯定会赔偿,但两百万太多了,可以再商量。她就说她给你拍了照,要把你受伤的样子公布到网络上,让所有人看看节目组无情无义的嘴脸。你说她到底是不是你亲妈?她怎么能把你最狼狈的样子发给所有人看?你都伤成这样了,我一步都舍不得离开你,她却可以完全把你丢在一旁不管,连药都不给你抹……”

    阿火不擅长臧否人物,尤其对方还是何静莲的母亲,于是话只说了一半就悻悻地闭了嘴。

    何静莲握紧他的手,脑袋转向车外,眸色晦暗地看着那飞奔而来的中年妇女。她穿着奢华的衣裙,挎着昂贵的包包,化着精致的妆容,把自己尽量打扮成上流人士。她让女儿辗转于不同人的痛苦情绪中,用这种对女儿来说堪称残忍的方式赚取大把的金钱,然后竭尽所能地供养丈夫和儿子,让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

    他人即地狱,这句话对何静莲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箴言,还是一种无可逃避的现实。她每天都徘徊在痛苦和崩溃的边缘,却始终坚持了下来。她用自己的鲜血浇灌着这个家庭,只是因为她能够感受到来自于父母的爱。

    可是现在,借由阿火温暖的手和源源不断传来的炽热情感,她终于明白那份爱到底是何等的苍白与单薄。

    她倾向前座,坚定地说道:“师傅,开车吧,不用等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静怡1446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琴叶喵 10个;岚 4个;圭帛 2个;小生息沐、diaiy、35163679、啦啦啦、丿兮语、海海、花绮人、耳东陈、银色烟圈、o(n_n)o~、吃西瓜的西瓜人、路痴菇凉、叫我女王大人、夏羯、木南、小琳子、davidtv、风流阳春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0384901 130瓶;milanda 113瓶;咪了个喵、猪宝、啊步步步步 50瓶;云舒 49瓶;爱猫呜 45瓶;天凉好个秋、爱吃鱼的喵 38瓶;默默123 33瓶;虎酷u、饺子蘸醋 30瓶;绿青蛙 29瓶;甜甜、可爱多么么哒 24瓶;蒲公英爱上鱼、禀鞘、南栀倾寒 20瓶;晶莹的莹 19瓶;宅大宝 15瓶;tocross、潇湘子、???、20717790、老友、?瑾、惊蝉、hyrah、耳东陈、云归处、磨盘柿子、耶稣素美少年、pp、饼、小琳子、傻傻很天真、舒影渊、西沙、阿丘在打球、常乐、在在得意、泰、33126485、o(n_n)o~、微光点点 10瓶;28613643、咩的! 8瓶;闲坐摇扇一壶酒、迷毂、喵小豆、璇、qwq、丫头、古怪喵、一个小锤(大)砸过去、呵呵、鱼儿么么哒、桃蜜萤、夜氏 5瓶;曲离、我只想看统领和庄花谈、迦陵陛下 4瓶;紫宸依稀、安宝 3瓶;东亭、ichuca007、每天被自己帅醒、suixii、啦啦啦 2瓶;珊、雪花糕、凉凉月、由青、★道玄☆、流觞、名字什么好麻烦、victoire、若水、derella、观山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