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灵媒 > 166、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孟仲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但他并未表明来意, 只说让梵伽罗随自己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 他自然什么都会明白。

    梵伽罗只是安静地坐着,并未点头答应或摇头拒绝。他的沉默弄得所有人的心都七上八下很不安稳, 张阳更是气得几次把手按在了枪柄上,却又迟迟不敢拔.出来。看来他也知道求人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才合适。

    两方人马僵持不定时,身材矮胖的台长却急匆匆地跑进了录制间, 张口便道:“小宋, 小宋, 我刚才听说你们这个节目的选手全都解约了?到底怎么回事?”

    《奇人的世界》因为梵伽罗的神预言连续获得应验而成为了时下最火爆的节目,收视率最高的时候还曾破了3, 每一期都会有很多话题登上热搜榜, 关注度持续走高,早已成为现象级的综艺作品。当初撤资的那些人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天天追着台长询问还能不能再参股。广告商的电话更是一个接一个地往他这里打, 只要他点个头,别说几千万的赞助费, 几个亿都有!

    他已把这档节目当成了台里会下金蛋的母鸡, 重视程度绝对排在第一位。也因此,当张阳表达出自己想当总导演的意愿之后, 他想也不想就同意了,在他看来,张阳的能力或许没有宋温暖强, 但他的人脉和资源肯定比宋温暖高出一大截,他若是把宋温暖取而代之,对节目或许会产生一定影响,但绝对是正面的影响。

    后来万老亲自打电话关心这档节目的录制进程,台长对张阳的信心就更足了,于是才有了今天换总导演的一幕。但他打死也没想到,这个决定才刚出来,选手们就集体解约了,他们对宋温暖的感情就那么深吗?她要走,他们宁愿赔钱也不拍了?

    台长又急又气,原想揪住宋温暖斥责一通,却被她一句话轻松挡了回去:“台长,我已经不是《奇人的世界》的总导演了,这些事不归我管。”

    台长被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气急败坏地开口:“怎么不归你管?要不是你煽动,他们能走吗?你别因为这点意气之争就毁了这档节目,要记住你也是台里的一份子,不要做出伤害集体的事!”

    宋温暖的脸色越来越黑,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不停发着颤。对,没错,她是这个集体的一份子,她从不做伤害集体的事,但集体是怎么对待她的?需要的时候将她捧起来,不需要的时候就把她一脚踢开!这样的集体叫人如何产生归属感?集体的温暖在哪里?集体的凝聚力在哪里?

    宋温暖正准备怼回去,丁浦航却先一步解释道:“台长你误会了,我们要走只是因为受不了新来的总导演,与宋导没有关系。”

    “对啊!他真的太嚣张了,而且一点都不尊重人,一来就让我们自相残杀,戾气太重!我能闻到他身上的气味,尿骚混合着屎臭,铁锈掺杂着霉烂,简直像个发酵了两百年的粪坑!不行,我是绝对不会跟他待在一块儿的,我的鼻子受不了。”阿火大大咧咧地说道。

    另一头,张阳的牙齿已经快咬碎了,要是可以,他这会儿早就拔.出枪把这些人全都崩了!

    “台长,我们感受不到这位张总对我们的尊重,也对他的人品抱有怀疑,所以我们决定不拍了。”元中州一边说话一边收拾东西。朱希雅等人也都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台长连拉带劝,了解到张阳的所作所为后竟也无话可说。他打死也没想到张阳对待选手们的态度竟然像是在逗狗,还拿钱买他们自相残杀,这是人干事?高人都有脾气,而且自尊心往往很强,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只要你表现得不尊重,他们也不会买你的账,更何况你还不是天王老子!

    台长拦不住各位选手,不由急得直冒汗。他刚刚才接了广告商几千万的赞助费,选手们一走,广告商铁定得跟台里打官司,到时候又是一笔烂账!更可怕的还是来自于观众群体的反应,他们的反弹绝对是巨大的,届时电视台可能会天天被骂上热搜。

    各种糟糕至极的情况均被台长脑补出来,金钱的损失、声誉的损失、人力物力的浪费,都是巨大的!说不定因为这个,他的位置都保不住。若是早知道张阳是个搅屎棍,他当初就该一脚把他踹飞!你一个二世祖来我们台里凑什么热闹!你滚你妈的!

    台长拉下脸给宋温暖和各位选手道歉,心里却把罪魁祸首张阳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即便如此,他也得憋着满肚子的气,因为万老还在呢,他惹不起这位。

    宋温暖还是走了,元中州、朱希雅等人也陆续离开,竟是对这档节目毫无留恋。人气,名望,财富,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呢?他们见到了同类,得到了心灵的开悟,这就是最好的报酬,真的是心满意足了。

    台长顺着走廊追了一段路,追不回,只好面色惨白地回到录制间。

    张阳腮侧的肌肉崩得很紧,时不时还会鼓胀一下,很明显能看出他的怒气已压抑到了极限。更令人感到恐惧的还是他眼里的暗芒,阴鸷得仿佛淬了毒。台长原本有一肚子埋怨,看见他这副表情竟然不敢开腔了。

    张阳整个人好像都快炸了!

    万老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走就走吧,我个人出资五百万做奖金,你们再招几个选手来比赛,肯定不比之前那些人差。”

    台长一句“你懂个屁”差点就脱口而出,最终却又强扯出一抹笑,应承了下来。

    张阳却厌烦地说道:“这是什么狗屁节目,选手竟然比老子还?!妈的,老子不玩了,这总导演你们谁爱当谁当!”把节目完全毁掉之后,他竟然甩手就走,这是人干事?

    还停留在录制间的工作人员全都怒了,却又碍于强权不敢提出抗议或指责。他们辛苦了这么久,获得了如此辉煌的成就,却又转眼之间全部失去。而夺走这一切的人却把他们视之为宝物的东西斥为垃圾,然后随手抛弃。如果意念能杀人,他们真的很想宰了张阳。为了眼不见为净,他们也都离开了,偌大一个录制间,走得竟然只剩下寥寥几个。

    台长被张阳的态度气了个倒仰,口里仿佛被人灌了屎汤子,恶心又厌憎。以后老子再跟张家人合作,老子就是个棒槌!他这样赌咒着,面上却只能悻悻地笑。

    张阳面子里子都丢尽了,这会儿却不能说走就走,因为梵伽罗还没答应跟他们同行!他说不出求人的话,只是厉声催促:“你走不走,难道要老子八抬大轿来请你!”

    梵伽罗却对他的话视若罔闻,只一径看向孟仲,摇头道:“我知道你拍摄这档节目的初衷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帮不了你。你们的机构现在已经不适合与我合作了。”

    “您知道我筹拍这档节目的目的?这样说来,您原本是打算与我合作的对吗?”孟仲认真求教。

    “洪水过境的时候,水利部门会在水中投放浮标以测量洪水的峰值,如此他们就能随时把控洪水的走势和强度,以避免出现大面积的灾难。而我们这些人对你来说就是浮标,待我们通过这档节目把名声打出去,自然会有源源不断的求助者找上门,请我们帮忙解决各种诡异事件。通过监测这些事件,你可以间接性地预测如今的世道缭乱到了什么程度。对你来说,我们是照见黑暗世界的一面镜子。”梵伽罗徐徐述说,俨然一开始就知道这档节目存在的意义。

    “是的,我原本想成立一个公司,邀请你们当顾问,专门解决那些诡异的事。当犯罪事件发生的时候,群众的第一反应是报警,当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发生时,他们却不会想到执法部门,只会跑去找和尚或道士。我们特安部知道世道在变坏,但我们掌握的情报很少,不得不另辟蹊径。佛门、道门如今都避世了,他们不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得打出自己的招牌,让民众主动找过来。梵老师,您应该能感觉到吧,最近频频爆发的诡异事件还只是冰山一角,世道如果继续乱下去,我们整个社会恐怕都会受到影响。”孟仲无奈叹息。

    梵伽罗瞥他一眼,字字如刀:“我可以告诉你,世道的确在变坏,更多灾难会一一爆发,倘若任其发展,灭世之灾便不远了。”

    “灭世之灾?梵老师您在开玩笑吧?”孟仲的心脏果然像是被钢刀刮过一般,巨大的恐慌感令他浑身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个笑话真他妈好笑,哈哈哈!灭世?梵伽罗你可真能说啊!”张阳不以为意地大笑,那位台长却听得冷汗淋漓,脚下抹油一般跑了。他是聪明人,所以他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打听。

    梵伽罗眼睑低垂,完全无视了张阳的存在。对付这种时时刻刻在凸显自己存在感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看他、不听他、不理他。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跳梁小丑,除了丢人现眼没有半点存在的价值,他自然就会消停。

    张阳的笑声果然渐渐低了下去,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扭曲抽.搐。他这才发现原来宋睿还不是最会气人的,梵伽罗才是!他竟然敢无视自己!这两个杂碎!早晚有一天……

    张阳的眼里几乎能喷火,却又死死咬着牙关按捺。

    宋睿轻笑道:“孟部长,我们可以走了吗?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吧,现在的特安部可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

    “那么我们就先行一步。”梵伽罗礼貌颔首。

    孟仲连忙站起身阻拦:“梵老师您请等等!其实不是我们要见您,是萧言翎要见您。”

    梵伽罗脚步微顿,宋睿则揽住他的肩膀,强行带他继续向前。以青年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有办法应对萧言翎,吸食了特安部那么多精英,萧言翎如今恐怕已经彻底变成怪物了!这件事来得太不巧,他不想让青年以身犯险。

    梵伽罗跟随着宋博士的脚步缓缓前进,眉头却蹙得很紧。

    “别想!”宋睿附在他耳边低语,表情比他更凝重。

    梵伽罗按了按自己时时刻刻都在绞痛的腹部,终究还是走向了出口。

    “梵老师,我们特安部已经死了八十九人了,如今只能把萧言翎关在一个厚达一米的金属笼子里,以隔绝她的磁场。她是一颗炸.弹,没有人能够把她拆掉,除了您!如果您不愿意帮忙,我们不知道还能向谁求助。我相信您所说的灭世,因为萧言翎身上发生的一切就是灭世的征兆!梵老师,您是想救世的吧?否则您不会来参加我们这档节目,高调地向黑暗宣战,也不会默默做了那么多事!您的目标就是清除像萧言翎那样的人对吗?那您为何拒绝我们!您警告我们不要放任,但您现在不也在漠然旁观吗?”

    孟仲的话无疑击中了梵伽罗的弱点,无法对世人弃之不顾是他永远都改不过来的习惯,于是他停住步伐,缓缓回头。

    宋睿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却只能摇头苦笑。他其实一早就知道,只要祭出“萧言翎”三个字,青年就一定会跳进孟仲的圈套,因为孟仲说得对,消灭像萧言翎那样的人是青年的责任。没有人要求他必须这样做,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把整个世界的重量抗在肩头,迎面与命运相撞,粉身碎骨亦不退缩——他就是这样的人。

    “她现在在哪里?”梵伽罗语气平静地询问。

    孟仲激动地说道:“她被我们关押在绿河研究所,我现在就带您去!”

    “走吧。”梵伽罗偏头示意。

    张阳紧绷的嘴角裂开一条缝,目中闪烁着阴毒的光。万老和那名年轻女子竟然也跟了上去,不知道凑的是什么热闹。

    一小时后,几人已抵达了绿河研究所,张阳刚进门就消失不见了,孟仲则带着大家进入了一个监控室,指着一排排监控器说道:“梵老师您看,她已经变成怪物了。”

    梵伽罗甫一抬头,目光便凝结了。屏幕里的小女孩皮肤惨白、嘴唇乌黑、双眼血红,若是在脑袋两侧安上两只尖角,那活脱脱就是一个恶魔!她的双手双脚被固定在一个钢铁打造的巨大座椅上,而座椅的底部与地面直接焊死,杜绝了被挪移的可能。她的嘴里还塞着一颗钢制的圆球,连说话的能力也被剥夺。

    锁控到了这种程度,由此可见萧言翎对特安部造成了多大的破坏。

    孟仲指着屏幕上的恶魔,沉重道:“她的实力又增强了,冷热.兵.器都伤不了她,被炮弹打穿腹部之后,她只花了五分钟就完全自愈,简直是不死之身。她杀人的方式更可怕,只一句‘我要你们全部都死’,被她看在眼里的人就全都死了。她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能成为现实,她张张嘴就能杀死所有人!您说的灭世我是相信的,像她这样的人多了,世界怎么可能不毁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