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灵媒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玄诚子的悲鸣直到走出去老远还能听见, 现在的他哪里还顾得上清理门户,只一心想把林念慈救回来。

    梵伽罗一边跑一边低语:“你胆子真大,竟然敢当着我师父的面算计林念慈。”

    “正是因为你师父在, 才最容易算计到她。”宋睿轻笑一声, 似乎觉得刚才的场面十分有趣。

    “嗯?”梵伽罗深感疑惑。

    “你跟我说过她的成长经历,所以我大致能判断出她的心理状态。在她的心目中, 你师父是她的保护神, 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在你师父身边, 她一定是最放松也最有安全感的。”宋睿分析道。

    “她这样认为也没错, 我师父从来不会让她受伤。”想起曾经, 梵伽罗再也不会感到艳羡, 而是满目的平静。

    “所以你看,当一个人最为松懈的时候,才是最容易被算计的时候, 更何况林念慈与你师父一脉相承,都很看不起普通人。当我靠近的时候,在她眼里大约等同于一只蚂蚁在靠近。人会去防备一只蚂蚁吗?不会的。”说到这里, 宋睿又是一声轻笑。

    梵伽罗却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你手里,她竟然丝毫也不反抗,像个吓傻了的孩子一样。我都要开始怀疑, 那古董案是否真的与她有关。她似乎没有那样的能力。”

    “不要怀疑自己, 作案的人是她, 被轻易算计的也是她。”宋睿猜测道:“她应该封闭了自己的记忆,变成一个婴儿重新长大。她是宋恩慈, 却也是林念慈, 就像一个身体里拥有两个人格。风平浪静的时候,她是天真善良的林念慈;遇见致命威胁的时候, 她却又会变成宋恩慈,去应对残酷的外界。所以我才没能从她身上看见伪装的痕迹。”

    “看来她早就防着我了,果然长大了。”梵伽罗摇头轻笑,似觉有趣,脚步却越来越迟缓。

    宋睿否定道:“这回你高看自己了,封闭记忆不是为了防你,是为了防你师父。她杀了你,在外漂泊近百年,等到身体重伤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才敢回去见你师父,是因为什么?”

    梵伽罗还未细思,宋睿又道:“是因为她知道,她的演技骗不过你师父。你师父是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她杀了你,立马回去,你师父能看出她的心虚和不安。所以她要等,等时间过去,等事情淡化,等愤怒消减思念上涌。届时,你师父只会为她的归来感到高兴,!,又怎么会怀疑她?”

    “她不得不换一个身份活着,却又想继续留在你师父身边,那她就必须让自己真的变成一张白纸,否则你师父一定能看出破绽。把自己都骗过去了,她才能骗得过你师父。”

    “她很天真,也很自负,杀了你之后,她可能根本就没想过你还会再回来,又怎么可能防备你。”宋睿摇头低语:“人心很难算计,但人心又很容易算计,只要抓住那个弱点就行了。她知道自己就是你师父的弱点,所以她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以自己的名义把自己托孤给你师父,她就能风风光光、平平安安地活在你师父的羽翼之下。”

    “原来是这样……”梵伽罗恍然大悟,感慨道:“为了留在师父身边,她真的费心了。”

    宋睿蹲下身,把手探入梵伽罗的腿弯,将他抱起来,飞快朝前奔跑,一边喘息一边叮嘱:“别提她了,我们保留一点力气。”

    “不提她。”梵伽罗不断加固腹部的空间,语气带上了轻快:“我就知道,在千夫所指的时候,只有你会帮我。”

    宋睿直直往前跑,嗓音变得粗喘:“我不帮你,谁帮你?”

    他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仿佛把自己的一切押在梵伽罗身上是一种宿命。他可以为他不畏生死,也可以为他不惧强敌。明知道这片树林到处都是杀机,他还是来了,只因他不愿留在安全的所在,独自存活下去。

    “哪怕所有人都站出来指责我,你也会一直相信我,对吗?”梵伽罗本想微笑,却吐出一口血沫。

    宋睿奔跑的速度加快几分,嗓音嘶哑:“那当然,这是我们的约定。”

    约定这个词真好啊。梵伽罗抹了抹殷红的嘴角,眼里透着追忆:“你知道吗,我生而知之。”

    宋睿垂眸看他,瞳孔里布满惊异,但这惊异却不是因为他妖孽一般的出身,而是因为他的坦诚。

    “生而知之是什么样的感觉?”宋睿顺着话头问下去。

    “感觉不是很好。”梵伽罗的眼瞳逐渐失去焦距,仿佛穿透了黑雾和遮天蔽日的树冠,看向了久远的过去。

    “我出生的时候,我母亲的产房内红光大放,赤色如血,惊动了很多人。当时便有一名游方道人找上门来,指着我断了一句妖孽。我父亲和母亲深感恐惧,第二天就把我扔在了荒郊野外。”

    梵伽罗的语气十分淡漠,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宋睿的心却因为这短短的几句话而绞痛不已。因为生而知之,所以什么都记得,也懂得,于是从降生之日起,怀里的人就开始了长达一生的痛苦折磨。他真的是妖孽吗?不,恰恰相反,他是灵者啊!他本该获得一个精彩美满的人生。

    “别说了!”宋睿的嗓音已沙哑得不成样子。他以为梵伽罗的心里只有光明,不染尘埃,却原来他与自己一样,都曾生活在深渊里。

    “现在不说的话,我怕以后没机会了。”梵伽罗虽然说着绝望的话,眸光却是平静清透的。

    梵伽罗舔掉这滴泪,虚弱道:“别哭,你的泪很苦。”他的舌头没有味觉,那么这苦意便是从宋博士的心底里散发出来的。他不想让他苦。

    宋睿狠狠闭了闭眼,让自己千万别再显露出脆弱的模样。如果连他都垮了,谁还能把怀里这人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梵伽罗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继续道:“但是我很幸运,只在寒风里躺了一会儿就被一个老乞丐捡到了,他把我又带回了平安镇,用淘米水把我养大。或许是因为我长得乖巧,讨饭的时候,别人总愿意多给我几捧米,日子倒也并不难过。我的母亲常常会派遣她的奶娘来城外的破庙看我,给我送一些吃食。她一直记挂着我。”

    宋睿的心却因为他语气里的满足而感到一阵揪扯。只是被人记着,他就已经如此快乐了吗?因为生活太苦,所以哪怕只是一点点甜也足够回味?不,不是这样的,他值得更好的,因为他本身已足够好。

    “我得救他们,活人、死人,都要救。”

    “无需翻看寻找,冥冥之中我自然知道谁还活着,谁已经死了。我把活着的人妥善安置,又找出一本经书,为死了的人超度。我不知道那样做有没有用,我只是凭直觉在行事。我受人一饭之恩,便要还养育之情。我虽然被父母丢弃,可全城的百姓都是我的父母。”

    本章节

    宋睿紧抿着唇,并不搭腔,不是对那些往事不感兴趣,而是他!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哽咽。一个小小的孩童,哪里来的那样重的责任感?一口饭而已,值得吗?

    梵伽罗用陡然轻快了很多的语气告诉他,这样做值得。

    “我一边给气息尚存的人喂食,一边念经,不知不觉,城中的血气淡了,天上的云开了,一缕阳光照射下来,惊走了盘旋而下的秃鹫。被我拖出来的那些原本奄奄一息的人,全都活了。”

    “后来,一群大和尚来了,帮助我埋葬了满城尸体,把我带去龙隐寺安置。他们叫我佛子。”

    “对,我原本是要当和尚的。”梵伽罗低声一笑,仿佛忆起了很美好的事,“只不过我师叔来了,他想带我入道门。”

    宋睿知道他后来的遭遇,于是沉声道:“你应该当和尚的。”

    “不,遇见师叔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我从来未曾后悔。”梵伽罗嘴角的笑容久久未曾消散,嗓音里也带上了勃勃生机:“我师叔把我放置在空地上,与老和尚分别站在两头,让我自己选。选了他,我就是道门的灵子,选了老和尚,我就是佛门的佛子。”

    “老和尚为人严肃,只是站在原地说了一些度化众生的大道理,我听得懂,但我没挪步。我师叔从布兜里掏出很多精巧的小玩意儿和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冲我招手,笑得亲和而又灿烂。”

    听到这里,即便是满心凄苦的宋睿也忍不住低笑起来。他几乎能够想象这人迈着短短的双腿一摇三晃地奔跑的场景,那一定很可爱。

    “我师叔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把我抱起来,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只那一下,我就深刻地意识到,选择了他,我此生都不会后悔。”梵伽罗的脸上带着神往的微笑,眼里却沁出泪光。

    本章节

    他的语气很平淡,然而深谙心理学的宋睿却明白,那个轻如蝶翼的颊吻,在梵伽罗的生命中是如何惊心动魄的存在。一个在饥寒交迫中长大的孩童,生来便被抛弃,不知父爱母爱为何物,不知拥抱的温度,更不知未来在哪里。

    别人的一口饭尚且被他视如天大的恩情,那别人的一个珍而重之的亲吻呢?那应该是神赐一般的礼物吧?没有体会过极致的孤苦和寂寥,就不会明白被珍惜的可贵。

    !  那双把他高高举起的强健臂膀,那个笑得像阳光一般灿烂的人,那个因喜爱而迸发的亲吻,给予了梵伽罗趟过刀山火海的勇气,也造就了今日这个落入地狱也不屈的魂灵。

    宋睿的眼泪又落了下来,他只恨自己晚生了几百年,没能赶上那个时刻,没能给那个可怜到一无所有的孩子一个轻巧的颊吻。实际上,梵伽罗一生的悲剧都源自这一刻,而他却始终觉得那是他离幸福最近的时候。

    “你师叔应该对你很好吧?”宋睿希望答案是肯定的,否则他的心会碎掉。

    “师叔待我宛如亲子。”

    “但我最终却杀了他。”梵伽罗脸上的浅笑不知何时已完全消失,清透的眼眸布上一层死一般的灰败。

    “我相信你一定是有苦衷的。”宋睿想也不想地说道。

    梵伽罗闭上眼,许久无言。不管有没有苦衷,做了就是做了。他忽然拽紧宋睿的手,低语:“到了。”

    “什么?”宋睿还未反应过来。

    直到此时宋睿才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一处更为昏暗的地方,空气里的黑雾浓得像水,源源不断地往口鼻里灌,令人胸口发闷的同时更感到恶心欲吐。只因这雾气太臭了,冲天的腥气像是一只无形的鬼怪,撕扯着所过之人的神经。

    梵伽罗一步一步往前走,那雾气便从他身体两旁散开,变得薄而浅。

    本章节

    于是宋睿才骇然发现,他竟跑到了一株十个成年人联手也抱不住的巨大植物前。无数细小的藤蔓绞扭成这株植物的树干,又像海怪的触手,张牙舞爪地探向四面八方,形成一个望不见尽头的树冠。

    它周围的空地伫立着一棵棵人形的树,有的跪伏在地,有的似在奔跑,还有的仰天做呐喊状。

    梵伽罗一边朝那株巨大的植物走去,一边指着沿途的树人说道:“这是张阳。这是张文成,他们果然都在这里。”

    宋睿看了看这两个人不人树不树的鬼东西,惊疑道:“你看他们的胸腔。”

    梵伽罗目光下移,看见了两人破开一个大洞的胸腔,又看了看别的树人,无一例外在他们身上看见了破洞,有的在腹部,有的在头部,还有的在后颈。

    他把手悬在这些树人脸前,略一感应,眸光就微微变!了:“他们都是已经觉醒的异人,体内的玉佩都被掏走了。”

    “是它掏走的吗?”宋睿指着那棵静静伫立在浓雾中的巨树。

    “应该是它,难怪张阳体内有五六枚玉佩之多,原来都是借了这棵树的手。圣物就是圣物,哪怕成了精怪,实力也非同寻常。”梵伽罗扯掉张阳和张文成挂在脖子上的鱼形项链。

    “这个不是你要找的玉佩吧?”宋睿好奇地问。

    “难怪张文成要当巨星,张阳要开娱乐公司。”宋睿立刻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玄机。收集信仰无非是为了成神。

    梵伽罗扔掉已破碎的两根项链,一步一步朝那巨大的植物走去,又爬上它粗壮的根须,坐在柔软的青苔上。宋睿毫不胆怯地爬上去,站在他身旁。两人俯瞰这块空地,这才发现所有树人都呈现出一种朝巨树跑来的姿势,脸上除了恐惧,竟然还夹杂着向往和贪婪。

    他们像飞蛾扑火一般团团围来,又像信徒朝圣一般急急投奔,却又最终化为一个个死物。

    梵伽罗伸出细长的指尖,一一点着他们已僵化成枯木的脸,叹息道:“这就是盲目追求力量的下场。”

    梵伽罗握住他的手,问道:“你相信我吗?”

    宋睿深深与他对视,继而点头:“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无需更多语言,他已经懂得了这个人所要讲述的一切。

    本章节

    梵伽罗扶额低笑,为这“你不说我不语,却能心灵相通”的默契。但凡他与宋博士之中的哪一个是贪生怕死、畏首畏尾的人,都走不到今天。他以为自己永远都找不到同伴,但事实证明老天爷的安排永远都那么奇妙。

    “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宋睿揉了揉他的脑袋:“如果你不成功,等在这里的我也会死,这个结局挺好。”

    “是啊,挺好。”梵伽罗止不住地低笑,末了撤掉腹部的空间,把那株藤蔓放出来。

    与母体离得如此近,那藤蔓只在瞬间就裹住了梵伽罗的身体,将他一点一点扯入粗壮的母树树干内。

    宋睿退开几步,隐忍地看着这一幕,双眼熬得通红,却始终不敢眨眼。他害怕只是一瞬间的错过,就是永远的不复相见。

    "

    一秒记住域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