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繁花散尽笑满面江彦丞谭璇 > 第772章 螃蟹在剥我的壳?

第772章 螃蟹在剥我的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彦丞始终记得江太太说过的话,她想去非洲很久了。

    “江十一,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没说过要旅行结婚呀,是你说的吧?”谭璇皱眉,挠了挠头,她好像真没说过这话……隐约记得是很久很久以前,江彦丞为了堵住谭菲,随便编出来的结婚计划,然后说着说着,他自己信了?

    “没说过吗?”江彦丞亲亲她,叹气道:“心里记了很久,原来不是我们家宝宝希望的啊,那宝宝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婚礼?嗯?”

    “……”谭璇真的对江彦丞五体投地了,这人一回来,亲密前先求婚,把戒指套她手上才肯放心,今天拉着她领完证,才腻歪了几次,马上惦记着婚礼了。

    真像某些熟悉的电视剧情,女孩和男孩那啥啥了之后,女孩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地问——亲爱的,我们会结婚的对吗?

    对,希望男孩子对她负责。

    对比江彦丞的举动,简直一毛一样。

    谭璇现在特喜欢分析江彦丞的心理,不管对不对,他暗搓搓的,她也暗搓搓的,各有各的欢喜。

    “这个嘛……”谭璇在他怀里安安分分地呆着,还真顺着江彦丞的问题好好想了想,“去旅行结婚也不是不可以,婚礼只是一个形式嘛。但是呢,我老公肯定希望有个仪式感吧?正好你义父也要回来,到时候,我们就在锦城办婚礼吧,让我爷爷亲手把我交到你的手里……我的婚纱要雪白雪白的那种轻纱,不要太重的,你一牵我的手,我就能飞快地跟你走的那种不碍事儿的婚纱……当然,婚纱照可以提前拍,咱们去非洲拍婚纱照呀?”

    谭璇畅想着,嘴里说个不停,江彦丞已经痴了,轻轻抚着她的背,完全沉浸在婚礼那一刻了。

    爷爷牵着她的手,交到他的手心里……

    雪白雪白的轻纱,一点都不累赘,他一牵她的手,她就能毫无阻碍地跟他去任何地方……

    去非洲拍婚纱照啊……他和江太太的婚纱照……

    谭璇看她老公半天没动静儿,仰头盯着他的脸,他的目光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眉眼温柔,好像是傻了,他开心到极点的时候,也挺克制。

    谭璇憋笑,亲亲他的下巴,继续哄着他:“不知道我老公穿什么样的西装礼服结婚最好看呢?对了,你喜欢中式的婚礼吗?要不然咱们拜堂成亲试试?掀起我的头盖骨……哦,不是,掀起我的红盖头……”

    她一边说,一边拿了江彦丞的手机过来,密码她知道,直接解锁,一条条翻他的微信。

    谭小七是什么大度的好东西?

    她惦记着那些追求江彦丞的女人们呢,就想看看她跟江彦丞复婚的消息都上热搜了,这些女人是不是有点反馈……

    翻了翻,她很满意,追求江彦丞的女人们还算都挺有眼力见儿,本来是殷勤问候,还想着有什么可能。然后知道他结婚了,多数人都发消息来恭喜她,也算是给她们自己挽尊了。

    江彦丞好一会儿没听见她说话,总算从做梦中醒过来,但醒过来也是美梦,他蹭过去,从她脖颈后面看她玩手机:“又查岗啊?江太太,我没回她们。”

    “她们祝我们新婚快乐呢。”谭璇举着手机给他看,要求道:“不如你发个朋友圈吧。微博她们不一定看,但是朋友圈她们应该会看的。”

    谭璇点进去江彦丞的朋友圈,只有一条动态:“螃蟹在剥我的壳……”

    一个网络软件社交圈基本上不发动态的男人,微博两条,朋友圈一条,全是关于她。

    “螃蟹在剥我的壳呀?”谭璇喃喃地念,当时她在海城跟司思、郭襄她们吃大闸蟹,看到这条动态很不开心,马上发了条朋友圈暗暗气江彦丞。

    过了几个月再回头看,怎么这首诗有点别样的意思了?

    江彦丞不动声色地笑,吻她的耳朵,声音又低又欲:“小螃蟹剥了老公的壳……老公最喜欢小螃蟹……”

    emmmm,又是这种没营养的暗搓搓的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肯定觉得他是神经病。但是,谭璇的脸马上就热了,连他发不发朋友圈儿都不在意了。

    江彦丞心里哪会有别人呢?他也不喜欢跟别人交代什么。

    这时,房门外传来沙沙的挠门声。

    江彦丞扭头朝紧闭的房门看去,笑了:“小丢肯定饿了,老公先出去做饭。宝宝,好好地再查一遍手机,慢慢查。”

    他说着,人已经松开她,披了浴袍起身,打开房门把小丢抱了起来:“小丢乖,对不起,爸爸又忘记你了……”

    谭璇一直目送江彦丞的背影离开,虽然披着浴袍,但是他的臀随着走路的动作……好想捏一把。

    完了完了,她真是不要脸啊啊啊啊!

    谭璇扑在枕头上,手里还拿着江彦丞的手机,送给她检查,可真没意思,他不掩饰有人追求,可他也不回应别人的追求,这男人真没劲啊!

    余光一瞥,看到床头柜上的两本结婚证,她拿过来打开看了看,无声地叹气,唉,终于是合法地拥有他了,要是还有人敢聊骚他,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撕那些不要脸的碧池了!

    江彦丞在外面忙碌,走来走去的脚步声,谭璇听着特踏实,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浑身疼,环顾了一下房间,怎么看怎么空空荡荡——

    墙上挂点儿照片会不会更好看?

    婚纱照?

    去非洲拍婚纱照的话,得什么时候去打预防针呢,还有……

    二姐肯定都清楚……

    现在是晚上八点多,司思这个死女人现在在干嘛呀?跟三哥在一起吗?

    她乱七八糟地想,直到江彦丞轻轻敲敲门:“宝宝,吃饭了。”

    他笑,温柔问道:“结婚证好玩吗?”

    “啊?”谭璇这才发现自己把结婚证抱在怀里,跟宝贝似的,好丢人,结个婚就这么高兴?江彦丞这下得意了吧?

    “哎唷,”谭璇忽然觉得不对劲,捂着小腹并着腿下床:“完了,完了,肚子疼,好像是亲戚来了,江彦丞你怎么这么厉害……”

    江彦丞忙上去抱她,发现被子上红了一大片,熟悉的刺目颜色,他抱着谭璇边往浴室走,边抵着她的颈窝笑:“老公当然最厉害,洞房花烛一点儿都没耽误,还好先吃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