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暴躁刑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谭辉把手枪别在后腰里,拎起背包出门,却见李小杰安排了七八个保镖整装待发,他气笑了:“打狼去啊这么多人。”

    这么多人出行,势必会引起注意,违背谭辉的初衷,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警察已经盯上自己,派这些人出去,岂不是起到了虚晃一枪,声东击西的作用,不得不说谭辉的反应能力还是很快的,他公司的安防做的很好,外墙也装有摄像头,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切换所有的监控画面,他迅速回屋,打开监控,疑心病上来,觉得每一辆车都像是来监视自己的。

    谭辉灵机一动,让一个和自己身材相仿的保镖穿上自己标志性的紫色盘龙棒球夹克和限量版的棒球帽,再戴上墨镜,把自己的法拉利车钥匙给他,吩咐他开车出去,在四环上兜圈,可劲的飙一把,有罚单辉少全部搞定。

    那保镖屁颠屁颠去了,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恩佐从地库出冲出来,呼啸而去,谭辉盯着监控屏幕,一辆路边停着的轿车果然开动,紧随而去。

    果然被盯上了,谭辉又让人开着自己的奔驰车出去,又有一辆车跟踪而去,他冷汗下来了,招呼李小杰和王涛下地库,启动装甲车。

    这辆装甲车并不是军用装备,而是轮式警用装甲车,看起来像是宽大一号的悍马,据说能防子弹,马力强劲,越野性能杠杠的,开在路上安全感十足。

    “辉少,去哪儿?”李小杰问道。

    “去淮门,出海。”谭辉说,大哥已经坐飞机跑路了,他没办法走正常通道出国,就只能坐渔船出去了,先去韩国,再想办法和大哥在美国会师。

    李小杰和王涛都明白出事了,危难之时见真心,这俩货虽然恶贯满盈,但也是真性情的汉子,辉少对他俩有知遇之恩,现在主子出事,就得舍命保他安全,哪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王涛哗啦一声将霰弹枪上膛,这是一把锯短了枪托的真家伙,银行押运队退役的雄鹰短管版。

    “这车有点招摇。”李小杰的心思更沉稳一些,事到临头依然冷静,但他的经验显然没有谭辉那么丰富,辉少告诉他,现在没法低调了,警察要抓人,再伪装都白搭,只能来硬的,装甲车配枪硬冲,以近江警方的协调能力,出动特警和武警的时候,咱们已经在路上了,从这儿到淮门不过几个钟头,咱们不走高速不走国道,他们找都没地方找去。

    不得不说,谭辉的策略很有效,来自江北的抓捕小队有四辆车,被他引走了三辆,而上级还没下达抓捕命令,现场只剩下一辆车,两个人,韩光和他的助手小李。

    看到一辆体型庞大的装甲车从貔貅集团地下车库出来,韩光凭着刑警的直觉判断谭辉应该藏在这辆车上,他刚命令小李驾车追上,同时上级的电话也来了,说北京方面的抓捕小组扑空,谭斌得到消息溜了,谭辉极有可能畏罪潜逃,抓捕行动立刻展开。

    “早干什么去了!”韩光挂了电话,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又拿起对讲机命令各小组行动,抓人!

    命令一出,三辆民牌警车齐刷刷挂上了警灯,第一辆被截停的是奔驰车,车上三个人有恃无恐的叽叽歪歪,被刑警当场制服,手枪顶着脑袋,韩光这边收到报告,奔驰车上没有谭辉。

    与此同时,法拉利正在熙熙攘攘的街头蠕动,近江堵车严重,根本不适合超级跑车撒欢,后面车上的警察干脆下了车,一溜小跑上前,拦下法拉利,把人揪出来摘下墨镜一看,也不是谭辉。

    “一二三组全部撤回,按原计划进貔貅集团抓人。”韩光命令道,“谭辉我来负责。”

    前方道路有些拥堵,小李将警灯卡在车顶,凄厉的警报鸣响,但社会车辆并不避让,别说是挂着警灯的外地牌照汽车了,就是本地的救护车消防车,让不让的也要看心情。

    韩光的帕萨特开不动,谭辉的装甲车就更开不动了,这辆重型车辆足有两米三的宽度,普通小车过得起的空间,装甲车过不去,前面堵成长龙,怎么按喇叭都不动,辉少听到后面的警报声,眼都红了:“给我撞!”

    李小杰猛踩油门,装甲车强横无比的钢质前杠将堵路的车撞开,在一片惊呼声和鸣笛声中硬生生撞开一条路。

    前方路口有执勤的交警,上前拦阻装甲车,差点被撞飞,急忙用对讲机通报上级,然后跨上摩托车追击,后面帕萨特也追了上来,上演一出电影上才能看得到的追车大戏。

    如同谭辉预计的那样,近江警方根本没有应对重量级突发事件的预案,交警通报上级,协调特警和武警出动,需要好几层审批,一时间根本来不及,再说交警也没有武器,只能趁个热闹,追捕力量全靠帕萨特上的两支枪。

    装甲车一路横冲直撞,前面就是出城的卡口,过了这道关,就是四通八达的省道,道路网密集,没有密集的居民区,没有摄像头组成的天网系统,随便往哪一钻,把车一扔,天高野阔,龙归大海。

    “来口。”王涛将冰壶递过来,李小杰吸了一口,精神百倍,辉少有这个瘾,但是他只吸不贩,心里有谱,两个马仔也跟着吸上了,装甲车里毒烟弥漫,谭辉兴奋起来,打开天窗,举起霰弹枪,向前方卡口开了一枪。

    交警们没枪,各自寻找掩护。

    后面紧追不舍的帕萨特上,韩光的心悬了起来,这还是在马路上,车流众多,谭辉狗急跳墙,可能会造成群死群伤的严重后果,最后的责任只能自己扛,就算豁出这条命,也要制止犯罪分子。

    “贴上去,撞!”韩光拔枪出套,降下车窗,向着装甲车开枪,手枪子弹击中钢板被崩开,全无作用,而这时路上穿梭的车辆似乎全无知觉,依然不紧不慢的开着。

    李小杰轻轻一打方向盘,帕萨特的左前灯就被撞碎了,要不是车辆有防滑辅助系统,警车就翻沟里去了。

    韩光懊丧无比,眼瞅着谭辉就要冲过卡口,忽然一辆挖掘机从斜刺里冲出来,巨大的挖斗铲向装甲车,一声巨响,装甲车侧翻,在地上滑行了几十米,火星四溅,四轮依然在打转。

    挖掘机冒出一股黑烟追上去,挖斗举起,落下,砸在装甲车的车头,防弹玻璃被砸碎,一个身影从挖掘机驾驶室里跳出来,钻进装甲车。

    韩光追过去,就见那个见义勇为的小伙子将血头血脸的李小杰从车里拖出来,居然拔出枪来,塞进李小杰的嘴巴,那是一支已经退出公安现役的五四式。

    “不许动!”韩光举枪瞄准。

    那人头也不回,左手亮出警徽:“禁毒大队的。”

    韩光松了一口气,上前查看,谭辉等三人没系安全带,摔了个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只能束手就擒了,他们车里还真有吸毒专用的冰壶和一些白色粉末。

    “伙计,抓吸毒的用这么拼命么?”韩光半开玩笑问那个禁毒警,证件上他的名字叫高岩。

    “那俩给你,这个我带走, 没意见吧?”高岩说。

    “有意见,这是我们的案子,三个我都要。”

    “我看你眼生,你不是近江的警察。”高岩的眼睛很毒。

    “江北刑警,专案组的。”韩光说。

    “其实我抓他不是因为吸毒,这家伙涉嫌谋杀,灭口。”高岩说。

    “并一起办吧。”韩光很欣赏这个愣头警察,“你怎么做到的?”

    “我已经混进他们公司做保安了,今天气氛不对,我就知道要动他们了,谭辉出逃,我骑摩托在后面追,速度比你们快,正好路边有台挖掘机……”

    韩光点点头:“我就纳闷,你在哪学的挖掘机?”

    忽然躺在地上的谭辉翻了个身,拔出一把手枪,说时迟那时快,韩光和高岩同时出枪,两声枪响并做一声,谭辉身中两弹,当场毙命。

    ……

    谭辉拒捕被击毙,又是装甲车又是开枪的,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市局一把手詹树森不可能不知道,他了解细节之后,一身冷汗,省厅异地调警,这是不信任近江本地警察了,自己必须和谭家兄弟彻底切割了,万幸的是,本来往来也不是特别密切。

    詹树森亲自打电话询问傅平安故意伤害一案,得知下面居然弄丢了上一次的笔录,他是基层上来的刑警,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办案的人收了谭辉的好处,连领导都能糊弄,不剥掉几个人的警服,是不能把风气扭转过来了。

    貔貅集团的辉少被警察抓了的消息迅速传开,但并不是每个人的反应都很及时,傅平安依然押在看守所,刘亚男依然度日如年,暗无天日。检察院依然坚持要起诉二人,办成铁案。

    刘风运接到电话,一个政法口的朋友告诉他,今天下午貔貅集团被人抄了,会计被抓,电脑和账本都被搬走,公司也被查封,谭辉不知所踪,据小道消息称是被抓了。

    一声长叹,刘风运挂了电话,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黄昏的夕阳让他有一种无力感,秘书推门进来,说省政府通知,明天有个会议。

    “知道了,备车,我要出去走走。”刘风运说,他知道大限到了,明天的会议是个鸿门宴,纪委的人将在会场上将自己带走,这是例行操作,上一任,上上一任,上上上一任交通厅长,都是这样被带走的。

    司机随时待命,兰德酷路泽加满了油,刘风运坐进车里,以前他最喜欢出发的感觉,人在路上,就有奔头,但今天却有一种穷途末路之感。

    “老板,去哪儿?”秘书问道。

    “去豆腐店大桥。”刘风运鬼使神差说出这个名字。

    豆腐店大桥是高速公路上一座桥,也是貔貅集团承建的工程,在这座桥上死了三个人,一个工人,两个工程监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