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 > 第027章 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中午,三个娃娃不停筷,顾平也是连声称赞,大丫头的手艺,见涨,见涨啊!

  吃完中午饭,顾谨谣又背着背篓出门了。

  她还要去公社买油,继续收大黄米,顺便再去问问纪小安上学的事。

  纪小安十岁了,本来在上小学三年级,他爸死的时候刚好是暑假,后面又去卢家待了小半月,上学的事就耽误了。

  现在家里情况稳定,纪邵北也上班了,是时候让那小子回学校了。

  公社的小学就在油房边上,顾谨谣买好油将东西放下就去里面找了校长。

  上个小学,也没啥,交钱就能上,就是学不学得好就看自己了。

  校长的意思是,课是能回来上,如果不想留级的话,课业得自己私底下补一补。

  顾谨谣见过贴在墙上纪小安得的奖状,感觉他成绩应该还可以,就没有留级,交了几块钱将书跟本子领回来了。

  回到家,顾谨谣将纪小安叫到跟前。

  “想去学校读书吗?”

  “读书!”

  纪小安有些诧异顾谨谣问他读书的事,一想到她刚从公社回来,心下也有些猜想。

  他想去学校读书吗?

  自然是想的,读书、解题、得奖,受老师夸赞,那种感觉他很喜欢。

  可他走了,家里就交给她?

  纪小安瞄了顾谨谣一眼又一眼,最后小声说:“我去上学,家里你能看好吗?”

  顾谨谣:“?”

  这人的小脑袋瓜到底在想些啥!

  “你叔走这么几天了,这家里难道我没看好?做饭、洗衣、地里干活,难不成都是你做的?”

  顾谨谣揉揉他的小脑袋瓜,“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是你婶婶,这个家以后交给我就对了。”

  一声婶婶,她的声调轻柔,面容温婉。

  纪小安愣愣地看着顾谨谣,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那模糊的记忆里,曾经有个女人也用这样的神情对他说过话。

  “小安,在家乖乖别乱跑,妈妈去抓猪崽了,等到过年,小安就有猪肉吃了。”

  只不过那次她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

  纪小安突然觉得心里发酸,眼泪吧哒直往下掉。

  顾谨谣觉得有些莫名,纪小安这小子,怎么哭了!

  她刚刚?

  也没说什么吧!

  顾谨谣有些慌,询问道:“你不想去上学?”

  纪小安摇头,“我想去。”

  “想去还哭什么?我已经帮你交钱了,下周就能上,连书都给你带回来了。”

  顾谨谣说着赶紧将藏在背篓里的书拿出来,结果纪小安这小子哭得更大声了。

  “你这孩子,怎么了这是?”

  顾谨谣真是弄不明白,刚好这时候顾平跟两个小的也过来了。

  萌萌:“小安哥哥,是不是,饿了?”

  牛牛满脸懵圈,然后看看纪小安抱在怀里的书,“小安哥哥不想去读书。”

  他以前就见过为了不上学撒滚打泼的哥哥姐姐们。

  这么多人瞧着,纪小安也不好意思,抹泪瞪了牛牛一眼,“谁说我不想读书。”然后抱着自己的书回房间里去了。

  顾谨谣:“别理他,不知道咋回事。”

  其实她也有点明白过来了,这孩子,感动了。

  就刚刚关门时,他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里面充满了感激跟对亲人的依恋,只是那小子太倔,不好意思表达自己的感情。

  纪小安这一待,天黑了才出来。

  他的书已经用旧报纸包上了书皮,还写好了自己的名字。

  晚上帮顾谨谣烧火的时候,纪小安终是忍不住,对正在擀面条的顾谨谣说:“婶婶,谢谢你。”

  重生回来,这小子第一次叫她婶婶呢。

  顾谨谣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淡定得不行,她不想这小子脸红不好意思,只是轻声道:“想谢我就好好读书。你现在已经落下一半课程了,从明天开始得好好补,有什么不明白的到时问我。”

  她也是上过六年学的人,而且学得并不差。

  “我知道了。”

  从明天开始他不出去玩了,肯定好好学习。

  中午吃的猪骨萝卜汤还有剩,晚上顾谨谣就擀了面条,混着萝卜肉汤一起吃。

  因着顾平吃完饭还得回去,晚上这餐纪家一般吃得比别家要早。

  一家老小正坐在堂屋的桌前吃饭,院门口传来一些响动,一个扲着小包袱的高大身影推开木栏栅门进来了。

  初冬夜的寒霜深重,清冷月光下,男人身形颀长,步伐沉稳,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进了门。

  “纪北,你怎么回来了?”

  顾谨谣有些惊讶,不是说星期天才休假吗?

  豆大的油灯照亮堂屋这一片小天地,屋子里温暖祥和,女人在,顾平也在,三个孩子也坐在桌前,他们面前或大或小都放着一碗面条,面条里掺着一点青菜,上面淋着萝卜肉汤,香气逼人。

  纪邵北不动声色地将三个孩子扫了一眼,气色红润,好像还胖了。

  “同事有事,跟我换班了。”

  所以他提前回来了。

  是这样吗?

  顾谨谣其实有点不信。

  看这男人审视的眼神,说不准是故意提前回来打探自己的。

  不过无所谓,她行得端坐得正,担得起婶婶这两个字,不怕这人探究自己。

  短暂愣怔之后,纪邵北归来大家自然是高兴的。

  顾谨谣放碗,又去和面擀面条,给男人弄一口吃的。

  纪邵北本来要去帮她烧火,给顾平叫住,一个劲问他在城里的工作如何如何。

  孙女婿也是吃粮本的人了,顾平高兴,也骄傲。

  很快,顾谨谣的面条就端上来了,满满一大海碗,没有萝卜肉汤了,给男人煎了两个鸡蛋。

  又是面条又是鸡蛋,纪邵北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其实他也好久没吃过这么好的精细粮了。

  动筷前,纪邵北问了三个孩子,要不要鸡蛋。

  三个孩子都摇头,他们现在已经不稀罕那口鸡蛋了。

  纪邵北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真心不想吃,便问顾谨谣要不要。

  “不用了,中午我们才吃了萝卜炖猪骨跟豆芽炒肉,这些你吃吧。”

  原来这样,纪邵北不推了,呼啦吃了起来。

  这面可真好吃,麦香浓溢。

  鸡蛋也煎特别好,七分熟,一面焦香,一面嫩滑,蛋黄中间还有流心,咬一口下去,专属于蛋黄的香气在口中溢满,让他觉得满足,长途奔波的疲惫一扫而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