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师妹你别说了(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a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江临的面前,外形如同清纯学妹的初雪高高举起了长剑,剑气在她的身边凌冽而起!

    白色的冰晶如同雪蝶一般覆盖在初雪的身上。

    白色剑气锐利苍寒冷,甚过极寒洲传说的那极寒渊中最寒冷的风雪。

    当剑气触及你的肌肤的那一刻,如同冰刀一般割破着你的皮肉。

    在剑气牵引,由巨大的冰霜而成的巨龙在初雪的身后的缓缓浮现。

    这是江临当初借助初雪的冰雪特性而创造的剑招——“冰封九天”,可是却又极为的不同。

    如果说自己的【冰封九天】是利用初雪的冰寒特性创造的、更加类似于法师的法术的话。

    那么。

    初雪的【冰封九天】则更像是以剑气凝聚而成的冰龙。

    以剑为主,以灵力为辅,灵力只不过是一种增强剑气和威力的辅助手段。

    而这,才是真正的剑招。

    一剑还未挥出,那磅礴的剑气不讲道理般地如同哥斯拉踩在了江临的腰背上。

    初雪侧头微微一笑:“主人,要挺住哦。”

    “初雪啊,小姑娘家家的,可不能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从雪中站起身,江临也是反转手中的长剑。

    虽然知道自己基本上挡不住初雪,可是身为初雪的主人,也要适当自我抢救一下。

    就算真的是咸鱼,那也得翻个身啊,要不然岂不是被自己的剑灵太过瞧不起了。

    而看着在自己面前打算正面抵抗的主人,初雪似乎笑意更浓,一剑也是挥了下来。

    巨大的剑气冰龙腾飞而起,龙吟九天,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之颤抖,万物将因这一剑而战栗。

    两片白色的雪花落入冰龙空洞的龙孔中。

    画龙点睛。

    白色的雪花化为白色的瞳孔。

    夹杂着巨大到令人窒息的剑压,冰龙俯冲而下。

    “罗刹九门!”

    江临一剑刺地,九扇巨大的冰川巨门一道又一道挡在了江临的身前。

    “轰!轰!轰!”

    冰龙破门如同蟒蛇进洞,畅通无阻!

    【卧槽……】

    冰龙破开最后一道罗刹门之时,那个硕大的龙头在江临的眼中越来越大。

    这真的是自己的剑灵吗......

    为什么自己感觉当初墨小夜发射的那个尾兽玉都没这道剑气冰龙强啊......

    一时间,江临感觉自己可能是第一个被自己剑灵殴打的剑修......

    “咚......”

    硕大的龙头顶向江临,毫不例外,江临被顶飞而出,在满天飞雪的银白天空中化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站在雪地之上的初雪轻柔一笑,朝着江临直直降落的方向腾飞而起。

    “砰......”

    江临落入冰海之中,溅起无数水花。

    于此同时,初雪也是入水跟随而下。

    冰冷的海水之中,江临不停地下沉,身穿白色衣裙的初雪不停地与江临缩小着距离,最终,初雪的指尖与之碰触。

    初雪柔弱无骨的小手穿进江临的指间。

    十指相扣。

    “主人,你知道初雪为什么生气吗?”

    初雪的藕臂环绕过江临的“小蛮腰”,白皙的额头轻轻与主人相贴。

    冰海之中,渐渐下沉都是身穿一袭雪白的二人宛如最美的画卷。

    ......

    已经陷入昏迷的江临眼前一片黑暗。

    他知道自己已经坠入了冰海。

    可是,自己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寒冷。

    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很软。

    紧接着自己被拦腰抱住,紧紧贴着对方的身体,就像是棉花一样。

    不,比棉花还软,江临有点不想醒来了......

    江临也确实没有醒来,很快便陷入了更深的沉睡......

    而在睡梦中,人生的走马灯似乎也在江临的脑海里闪过......

    有些事情,仿佛已经过了许久了......

    ......

    “师父师父,你看,这是我的本命飞剑,和师父你一样好看呢。”

    “好美的飞剑......那小临要取什么名字呢?”

    “emmm......师父的剑叫做寒霜,那我的就叫做初雪吧。”

    被取剑名的初雪微微剑鸣,似一个小女孩“哼唧”一声转过了脑袋。

    ......

    “初雪,还是你好啊,抱着你睡觉真舒服,这炎炎夏日,果然只有你才能给予我凉爽啊。”

    ......

    “初雪,你说我一直用你做冰块,你不会恨我吧?”

    初雪剑没有理他。

    “嘿嘿嘿,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反对了啊。”

    说着,男孩拿着初雪剑就做起了冰淇淋。

    ......

    “初雪,你说,如果你有剑灵的话,是不是妹子啊?要不变一个给我看看?”

    ......

    “初雪啊,这日月同修怎么感觉上不去啊,是不是我太菜了啊。”

    ......

    “初雪啊,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当一个剑修,这日月同修太难了,以后我怎么保护师父啊,要不然我去学一些其他东西吧?你觉得怎么样?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我这可不是出轨啊。”

    看着面前的走马灯,江临深深抹了一把脸。

    MMP。

    我是在这个时候走偏的啊......

    ......

    “贾藤兄!你的雷霆一指教我一下吧?”

    ......

    “雕大,这九阴白骨爪怎么用?啊?需要天天用泡椒泡脚?那不成泡椒凤爪了吗?算了算了。”

    ......

    “太二,教我几个阵法吧,防身用。”

    ......

    东林城......

    江临一跃而出,在最后与八尾黑狐决战之时,并没有与初雪共同战斗,而是选择了将性命交到了乖离剑的手上。

    那一天,初雪好像真的生气了,剑鸣次数都少了许多......

    ......

    “主人,初雪可是很生气哦......”

    一道甘甜清澈的声音传入江临的心湖,昏迷中的江临缓缓睁开眼,在自己眼前的,是初雪那白皙无瑕的脸蛋。

    “主人知道初雪为什么那么生气吗?”

    “emmm......”冰海中,江临微笑道,“好像知道了……”

    “那如果有再给主人一次机会,主人会如何选择呢?”

    “呃……这个嘛……形势所迫呀……”

    看着自己主人毫无悔改的样子,初雪不由哼哧一笑,笑容清美,如雪醉人:“主人还真是一个渣男呢,这样子都不悔改呢。”

    “谁说的,在我心中,初雪可是很重要的。”

    “照相杆呢还是烧烤架呢?”

    “呃......好像都有......”

    “主人......”

    “嗯?”

    “你是个大混蛋呢......”

    “不要说这么直白吧......”

    “不过这样的主人,初雪不讨厌呢......”

    “初雪。”

    “嗯?”

    “能陪我一起走下去吗?”

    女孩轻轻一笑,鼻尖与之轻轻触碰......

    在女孩的眼眸中,尽是温柔:

    “可以哦。”

    ......

    日月教剑气瀑布百米开外,一名男子缓缓睁开双眼。

    男子封闭了自己所有的灵窍,几乎没有任何的灵力流动。

    他高举着长剑,眼中似乎只有这么一道瀑布。

    如同轻描淡写,男子一剑挥下......

    ......

    龙门宗,已经是累了半个多月龙门宗宗主头发散乱的来到了后山。

    “老祖......”

    龙门宗宗主缓缓飘落,弯腰对着这位的龙门宗老祖一礼。

    “呦,是真秀啊,来来来,坐。”

    看到自己的徒孙来了,龙门宗老祖放下手中的同人画册,乐呵地招呼对方坐下。

    “怎么样,都打发走啦?”

    老祖给龙门宗真秀宗主倒了杯茶,微笑地问道。

    “嗯,打发走了。”

    真秀摸了摸自己后移的发际线,不由一叹......

    说真的,这十五天对于真秀宗主来说,这简直比当年江临那小子带着师兄弟夜袭女澡堂还让人来的糟心......

    不过没办法,谁让自己宗门出了清婉这么一个剑道天才呢......这还是龙门宗隐瞒了清婉是圣女之体的结果。

    龙门宗老祖问道:“关于清婉的圣女之体,没有透露出去吧?”

    真秀白了自家老祖一眼,心说这不是废话吗?要是对方知道清婉不仅是一个千年难得一出的剑道奇才,还有着圣女之体,对方会就那么走?估计对方的宗主都得出面了。

    所谓的圣女之体,那不仅是在修行方面是上天的眷顾,圣女之体所诞生的后代,不出意外,最低也都是玉璞境!

    玉璞境可不是烂大街的!

    现在整个宗门,也不过老祖这么一个玉璞境而已。

    一个玉璞境界可以支撑起一个大型的宗门千年。

    而像维持龙门宗这种不大不小的宗门。

    反正只要宗内有一个玉璞境,宗门就不会衰弱,反而会欣欣向荣。

    所以要是对方知道清婉是圣女之体,那还不得被抢走......

    只要倾尽全宗的资源,别说是一个玉璞境了,培养出一个仙人境都是有可能的。

    而自己已经卡在元婴境巅峰老多年了,反正这辈子也不奢望了,就这么过也凑合,反正宗内和乐,和一些老头子泡泡茶,和晚辈吹吹牛,过的也舒坦。

    只要清婉到了玉璞境,再和江临那小子生出一个未来至少玉璞境的白胖小子。

    那自己就可以安心无忧的过上退休生活了。

    “没有就好,辛苦你啦。”

    老祖也是自己喝了一杯茶,然后继续躺在安乐椅上看着画册。

    “唉......老祖啊,不是我说,其实我觉得啊,可以让清婉和江临那小子成亲了,以免夜长梦多啊,万一哪一天清婉的圣女之体暴露了,那咋办嘛。”

    为了自己的老年安稳生活,真秀宗主提议道。

    老祖白了真秀一眼:

    “你以为我不想这么做吗?你想过老年退休生活,我也想啊,我做梦都想清婉和江临那小子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娃,然后清婉顺利到玉璞境,我就养老去了。

    你以为我一个玉璞境很轻松吗,要不是怕宗内出什么意外,没我坐镇被一锅端,老子早想去万妖洲揉兽耳娘了。

    可问题是江临那小子不开窍,清婉又是有色心没色胆啊.....”

    “诶!有了!”

    为了尽早撂担子过上快乐的退休生活,真秀宗主眼睛一亮。

    “依我说,我们可以把飞剑传书,让江临那小子回宗看看,然后趁他不注意给他打闷棍,五花大绑丢到清婉的房间,再点根迷魂香,把门一锁!法阵一设!这不就成了吗......

    到时候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或者是女娃娃(圣女之体只对头胎有加成BUFF),生米煮成熟饭了,其他宗门就算是知道了清婉是圣女之体,也来不及了啊。”

    “嗯~~~”

    突然,老祖眼前一亮。

    卧槽!老夫怎么就没想到!好主意啊!

    “赶紧飞剑传书日月教!就说老夫甚是想小临,想和小临叙叙旧,对了对了,再加一条,龙门宗隔壁的城镇的那位凤姑娘方言教的贼好!”

    “遵命!”

    二话不说,真秀宗主忍不住起身就要离开去写信。

    只是当真秀刚站起身时,在远处的天空之中,似乎是日月教的方向,剑气弥漫。

    ......

    日月教外,御风飞行刚到护教法阵的陈妆缓缓停了下来。

    同样,在母亲身后的女孩也是站住了脚步。

    就在之前,陈母已经感觉到日月教的护教法阵从内部已经遭受到了某种冲击。

    不过因为日月教的护教法阵实在太过强大,而术业有专攻,身为武夫的陈母对这方面确实不太敏感,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而现在......

    看着这直接破开日月教屏障的冲天水柱,陈母有些发懵......

    “倒悬剑气瀑布,十里前辈在干嘛呢?”

    陈妆看向日月教的护教法阵,眼眸微动。

    “娘,不是十里叔叔。”

    “嗯?”

    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结果发现自己这个还未嫁出去、但是却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成为被泼出去的水的女儿眼眸流露着真诚高兴的光彩。

    “这是江临的剑气哦。”

    母亲身旁,女孩纯真一笑。

    “我感觉的出来,就是他的剑气......”

    ......

    另一个方向,可以说是爬了不知道多少山,跨过了知道多少水,终于是翻到了日月教外最近的一个山头的吴克闭着眼睛抬起头。

    结果刚抬起头,打算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大喊一声:“莲花,我吴克回来啦。”

    结果站在山峰的吴克刚要开口,一阵遮天的阴影就已经盖上了吴克的脸上。

    “嗯?”

    感到不对劲的吴克缓缓睁开眼睛,紧接着就是山峰一阵剧震,吴克差点没有摔下去。

    等到抱着岩石定下神,当看到那冲天的瀑布时,吴克嘴巴一下子张的老大!

    落下的瀑布如同下雨一般滴落在吴克的脑袋上,雨中夹杂着冰寒的剑气让吴克头皮发凉。

    “我去!这是初雪的剑气?!哈哈哈......不管多少世,江兄还是如此恐怖如斯啊。”

    ......

    落花宗。

    “师姐你看,这好强的剑气......”

    “是啊......”看着远方的天空,落花宗师姐咽了咽口水,“这个人肯定很帅。”

    ......

    非珠柳宗。

    “师兄,恭喜你的鬼火一响更进一步!”

    “对啊师兄,这次宗门比武,你一定可以将江临那采花贼按在地上摩擦。”

    “师兄......”

    “师妹你别说了,我知道自己很强。”

    “不是的师兄,你看。”

    “嗯?”

    叶良辰抬起头,远方,漫天剑气……

    这剑气,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啊......

    ......

    于此同时,当剑气破开护教法阵的那一刻,整个梧桐州的西部,大大小小宗门的弟子纷纷抬起头。

    这一天,剑气漫天,似在龙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